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口疮


糖珍

这个系列统称《幸福事小》 请配合倪安东的同名歌曲食用(*/ω\*)

闵玧其你好体贴(?)哦hhhh  唉?!我为什么变污了!

#

夏天,厌食会导致营养不良。

所以。

我长了一个口疮,在左侧的口腔内,是很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很疼,纯粹的慢性折磨。

特别是说话、唱歌这种需要频繁闭合嘴部的动作时,真的,特别疼。

很无语的, 在一起吃饭时因为不注意咬到它两次后,我崩溃地放下了筷子,自己一个人转身回了房间。

唉, 在弟弟们关切的眼神中逃之夭夭的自己 , 像个笨蛋一样。

​坐在床上按压着伤口的部位缓解疼痛,我听到房间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然后手就被人握住了。

张嘴,我看看怎么回事!

​其实他的动作蛮温柔的,但我还是被在扯住一边脸时刺激到,流下了生理盐水。

笨蛋,都出血了……

所以,你是在心疼我吗,闵玧其。我的心跳声好像突然变大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被水雾侵蚀的双眼看不真切,我对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腰。

……嗯?

玧其啊,我知道一个治口疮的方法,很管用的。

是什么?

……接吻。

是真的啦,你笑什么嘛?!

我的脸又很不争气的红起来,所以为什么总是会脸红啦,很烦欸!

那我试试……

闭上眼扑通扑通的心感觉像要跳出来似的,指甲也因为紧张而嵌进了掌心里,金硕珍,他不过是在给你治疗啊,你在期待什么啦!

感觉他凑近了些,揉了揉伤口外围的皮肤,捏起我的下巴,下一秒舌尖就滑了进来,挑起我的舌头慢慢地开始舔舐细小的伤口,有点儿疼又有点儿麻,味蕾轻轻地刮过温热的口腔,搅动的律液渡进渡出的也格外自然,由于是刚破过的新伤口,周围的嫩肉也异常的敏感,闵玧其的缠绵,像是小奶猫用收起指甲的肉垫儿蹭人一样,挠得人心痒又可爱的很。

是治疗吧,只是治疗吧,别多想些有的没得啦,我努力地在身体发软的同时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怎么办,虽然羞耻,可是真的好舒服啊。

忍不住发出的一声嘤咛,让他停止了动作,转而额头抵着我的额头用带着气音的性感酒嗓问我:

所以,哥,真的有这么舒服吗……

所以我该怎么回答啊,你这样说我会害羞的啦?!

闵玧其你走开……

#

平常要一个星期才能好的口疮三天就好了。

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

END

评论(4)
热度(24)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