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金硕珍的烦恼 part.8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唉西……”
好像除了这俩字,没有什么能准确地表达金硕珍此刻烦躁的心情了,合上了记着密密麻麻专业名词的笔记本,无力地倚上柔软的靠垫,闭上眼浮现出的就是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初吻不初吻的,金硕珍倒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没什么好计较的,令他真正烦恼的是,被金南俊这个同性亲故吻了,还吻了两次。
一次额头,一次嘴唇,要是只吻在额头,那是友情,可吻在嘴上了,正常人都会多想的好伐!
所以,金硕珍开始慎重地思考,IQ148的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虽然我也不是很排斥skin ship啦,但是总觉得怪怪的是个怎么回事啊?!
能被自己的脑洞搅得心神不宁却在触及食物的一刻忘得一干二净,这世上大概就只有金硕珍一人了。
银制的小勺把上面一层轻薄的奶泡混合进下面的咖啡中,搅拌均匀,投了一块方糖。
等待甜蜜融化的朴智旻先是揉了揉刚吸入了奶香的鼻子,而后才慢慢悠悠地抬起头盯着眼前略显焦躁的某位哥阴阳怪气地问:
“所以哥你急急忙忙地找我,就是为了来店里吃个蛋糕?”
金硕珍咽下最后一口蓝莓慕斯,才在朴智旻迟疑的目光中开口:
“……不是啦。”
“哥有话快说啊,我看着很着急啊?!”
“智旻啊,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吧?”
金硕珍对着自己高中的小学弟朴智旻,酝酿了半天情绪,才抛出了这么一个弯的不能再弯的球。
“嗯……”
朴智旻虽然不知道这位哥想说什么,但想了一下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智旻是哥疼爱的弟弟,哥的好亲故,这些,智旻都知道吧?”
“……啊,知道。”
这哥到底想说什么啊,绕来绕去的简直让人崩溃。
“那,能不能帮哥一个忙?”
看哥局促不安的样子,想必是考虑再三才来找自己的吧,看来我对哥来说是很值得信赖的人啊,想到这朴智旻突然有点小骄傲,眼睛笑得弯弯的刚要开口答应下来。
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哇哦,好巧哦,珍哥也在!”
来买甜品的田柾国刚推开咖啡店的大门,眼尖地就瞥到角落里坐着谈事情的两人,一下就蹿了过去。
“智旻哥,还是老样子!”
“啊,柾国来啦,我先去给他拿甜品,一会儿再聊。”
金硕珍有些茫然地看着朴智旻离开座位的背影,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转过身就看到田柾国额上因为奔跑而渗出的汗水,抬手拿着纸巾就附上去。
田柾国愣了一下,笑出了两颗可爱的兔牙,乖巧地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感受着被汗水一点一点浸湿的纸巾上传来的温柔的触感。
“我们国儿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嘿嘿嘿。”
还在这儿傻笑呢,看着这个住在自家隔壁的小不点已经上了高中却还是一副孩子心性,金硕珍突然就有点身为哥哥的自觉。
“哥你刚刚怎么心事重重的?”
“……啊,哥最近遇到点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要紧。”
“哦……还好不是什么大事,看哥的表情还以为很严重呢!”
“闹心的事儿,不提也罢,不过,你小子可别吃太多甜食啊,会长蛀牙的!”
“哈?!哥还真当我是小孩子吗,我最近个头长得都快赶上哥了呢!”
说完还拉着金硕珍站起来比身高,额头抵着额头,看出来长了不少。
“怎么样,长高了不少吧!”
金硕珍看着活力十足的弟弟,捂着嘴偷笑。
田柾国挠了挠头发,不太懂这位哥在笑什么,想了想之前妈妈跟自己说的,轻轻地踮了脚吻了一下金硕珍的额头。
“小时候啊,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妈妈就会亲一下我的额头,告诉我这样那些不开心就会通通消失了,所以,我希望哥可以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
金硕珍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发,笑着说好,然后想起自己要上老教授的课还要提前预习,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等到朴智旻拿着包好的甜品纸袋出来放到柜台时,只看到了站着等待的田柾国和他身旁玻璃桌上刚刚还盛着蛋糕的空盘,珍哥去哪儿了?
“这哥也真是的,话不说完就走了,到底想要我帮他什么啊……”
“……不知道。”
田柾国略过一脸懵逼的朴智旻,拿起大大小小的纸袋,推开门扬长而去了。
只留下无语的朴智旻默默地端走了桌上的餐具。
金硕珍是医学院那帮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这个,金南俊早有耳闻。
跟金硕珍这种标准的好学生不同,金南俊属于脑子聪明但不怎么刻苦的学痞,应付考试大抵都是临阵磨枪,有时候枪都懒得磨,裸考也稳过,而且还是高分。
金南俊对于自己不热爱学习是这样解释的:毕竟推理小说可比课本有意思多了。
也许是不太接地气的智商导致了金南俊总是缺乏那么一丢丢的人情世故。
以前金南俊是从来不关心这些的,可能是因为这位哥热爱学习的学霸属性让金南俊有点呕了。
当然,金南俊呕的不是他亲爱的哥,是他哥热爱的对象啦。
没错,是学习。
恶心到指间翻阅的推理小说内容都无法挤入金南俊发达的大脑,明明空气清新视野开阔,但金南俊就是觉得压抑地透不过气来。
“阿珍你能不能别学了,理理我。”
满脸的哀怨,金南俊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学习,是抱着想跟哥独处的希望才让出自己办公室的一亩三分地来的,没想到,这哥脑子里只有学习。
“不行啊,这些资料整理不完我就玩完了,明天要交的啊!”
金硕珍还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字儿,金南俊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小说躺到沙发上打起了呵欠。
自从认识了这位哥,自己还真是没少熬夜啊,金南俊想。
走过去偷瞄了一眼电脑屏幕的内容,金南俊默默地从旁边摞放的医学专业书里抽出了几本,凭着记忆的单词开始翻找。
金南俊忍着困意标了几处重点,正准备告诉金硕珍,想要减少一下他的工作量,结果,刚转过头就看到那人稳稳地趴在桌上睡着了。
把自己的外套给金硕珍披上,金南俊拿过他还开着的笔记本电脑,又撑着头看了他一会儿,默默地开始打字。
东西都是轻拿轻放的,生怕吵醒了身边熟睡的人,金南俊又陪着这人熬了夜。
这一觉是这几天里睡得最长的一觉了,金硕珍甚至连个梦都没有做,深度睡眠,睡到自然醒,感觉很好。
但清醒后金硕珍就意识到自己是在整理资料的途中不知不觉睡去的。
要完,要完,要完,教授演讲要用的,他会劈了我吧!
急得焦头烂额的金硕珍刚动了下上身,肩上的外套就滑落了,还好,在落地之前抓住了,外套上还带着那人熟悉的味道,金硕珍觉得心里暖暖的。
凌晨五点,外边已经蒙蒙亮了,金硕珍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某人,急躁的心突然平静下来。
金南俊的姿势不怎么舒服,头枕着伸直的右臂侧身睡着,金硕珍打算叫醒他,但想了想,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他看到了被压在桌上打印出来的演讲稿,对着金南俊的脸嘀咕了一句“傻子”。
时间尚早,金硕珍压在叠好的外套上,观察着金南俊睡觉的样子。
他先是想起了金南俊给自己的额头吻,然后是那天田柾国的。
明明是同样的接触, 那种莫名的悸动,却只有在金南俊出现的时候出现了。
好神奇的,对不对。
明明天天被烦得不得了,现在却有点想听他说些有趣的事儿呢,啧啧,这是中毒了吗。
田柾国的吻有魔法吧,闹心的,不高兴的事儿真的都消失了呢。
内,你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呢?
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金南俊身上的时候,金硕珍看着眼前丝毫没有醒意的人,轻轻叹了口气,却又有点期待地自言自语。
“金南俊,你会像我一样烦恼吗,会像我一样莫名的悸动吗,会像我一样把这当做是‘喜欢’吗。”

TBC

评论
热度(18)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