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你,要带我回家吗?


珍果珍(不确定)

看不懂自己写了些什么 人设大概遵循我之前看的韩漫 记不清名字了 以后大概会陆续开始写all珍

漫画家珍 X 高中生果

##

0

你,要带我回家吗?

1

祖宗啊,您要是能按时交稿,让我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您都成啊!

唉西,啰里啰嗦的,我自有分寸。

烦躁地挂断了编辑社的催稿电话,金硕珍从地板上站起来,瞥了眼桌上堆成山的原画,在急促的电话铃中不急不慢地剃掉了脸上新生出的胡渣,满意地看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才抓了一把零钱蹬上运动鞋出了门。

我要这个。

啊……对不起,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我们不向未成年人兜售烟酒。

田柾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扯了下嘴角有些不悦,但在转过身看到了在冷冻区前仔细挑选肉类的金硕珍时,立马就换上了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这不是有现成的人可以好好“用”吗。

嗯,就做辣酱炖鸡 吧,工作什么的,哪有吃的重要!挑好了食材的金硕珍刚走到收银台准备结账就被田柾国拦住了。

哥,帮我买那个好不好?

穿着校服的田柾国指着柜台上的那盒烟脸颊红扑扑的,眨了眨又大又圆的兔眼,对着金硕珍笑得特别友善。

金硕珍的鼻子在他凑近时一下就嗅到了淡淡的酒气,看这个样子还未成年吧,小小年纪就抽烟喝酒啊,啧啧。

田柾国见金硕珍皱起了眉,把声音放的更软,像是撒娇一般抱住金硕珍的手臂晃了起来。

就给我买嘛,哥~

弟控属性战胜残存理智,首先占据了金硕珍的大脑。

那个,给我拿一盒,跟这些一起结。

金硕珍有点哭笑不得地拿出钱包付了款,田柾国道了声谢,跟着这位哥出了便利店大门,然后蹲在街边,点了根烟嘬起来。

毕竟是大晚上的,附近治安又不好,金硕珍随着田柾国一起蹲下身,出于好心问了一句。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啊?

我没地儿可去啊。

怎么会没地儿可去呢?

田柾国吐了个烟圈,看了眼张着嘴一脸惊异的金硕珍,笑了笑也不说话。

其实就是爸妈出差了,自己跟同学刚从酒吧闹完回来不想回家而已,钥匙嘛,就在右边裤口袋里。

但田柾国就是懒得解释,弄得脑洞丰富的金硕珍自己胡乱补了一场戏——这一定是个家庭不和睦缺爱的孩子,甚至还着了歪道儿。

我一定要拯救这个失足少年,不能让他再堕落下去了,金硕珍特别善良地想。

于是,当田柾国感受到这位哥一脸关爱可怜小动物的表情看着自己时,开玩笑地问了他一句。

你,要带我回家吗?

金硕珍做了自己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答应了田柾国,把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失足少年”带回了家。

2

回到家后,独居太久的金硕珍显然不太习惯有新室友,别扭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还给田柾国展示了自己得意的厨艺。

田柾国觉得这个容易害羞的“新监护人”哥哥很可爱,这角色扮演似乎有点意思。

金硕珍当然不知道,玩性大的田柾国仅是把自己这不大的公寓当成了平常的歇脚地,不准备常住,所以当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田柾国不见了的时候,金硕珍是懵逼的。

掉在地上的学生证是田柾国故意留的,就是单纯地想逗逗这位哥,金硕珍看了眼学生信息,连早饭都没吃就开着车去了学校。

课间的时候,田柾国听到广播的呼唤迫不及待地在班里人奇怪的注视下匆匆跑到了校门口。

你喜欢吃什么?

金硕珍手扶着方向盘看着双手背在身后的田柾国问。

羊肉串,怎么,哥要给我做吗?

田柾国歪着头特乖巧地看着他。

那你晚上早点儿回来。

田柾国愣了一下,转了转眼睛笑着应了声好,拿到学生证回到班里还乐呵呵的,一起去酒吧的同学围上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秘密。

无论怎么逼供,田柾国也只答这句。

笑得贼贼的田柾国一放学就赶回了金硕珍的小公寓,心满意足地吃了晚饭。

之后,金硕珍开始忙着创作没工夫陪他玩,田柾国自己也不爱学习,书包放在门口就拿着昨儿买的烟出去了。

站上天台,也就是打火机刚燃上末端的功夫,烟就被人一下子夺走掐灭了,田柾国眼睁得大大地盯着把烟扔下楼的金硕珍不以为然。

吸烟对你,百害而无一利,戒了吧。

那一脸严肃的样子着实吓了田柾国一跳,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金硕珍才又开口。

我只是,不想有些悲剧重演罢了。

说完,就略过还没回神的田柾国下楼去了。

那天,夜晚的凉风吹得田柾国头皮发麻,他拿着自己最爱的打火机看了又看,脑子里一团乱,站了很久,终于还是像金硕珍扔了他的烟一样,让它消失在了黑暗里。

3

同住了近一个月,两人也算是把对方的秉性摸了个门清儿了,不想提的事儿也都挺有默契的,你不说我绝不问。

单纯如金硕珍,也从来不过问田柾国的家世,一直保持着亲哥的态度对待着这位看起来天真烂漫的高中生弟弟。

田柾国顺理成章地赖在了金硕珍的一亩三分地,每天跟个大爷一样要东要西的,没事的时候拿着原稿看还要评头论足一番,总之是个十分讨人厌的小孩儿。

但金硕珍还就吃这口,两个人居然相处的分外融洽。

鉴于田柾国太贪玩,金硕珍每天晚饭后还要抽空带着他一起去公园散步,监督他,不让他到处乱跑。

田柾国住到金硕珍家是秋末了,雨水多起来,所以出门时也会带着伞。

那天下暴雨,他们想抄小道回家却恰巧发现了旁边草丛里的小奶狗。

金硕珍以前说过家里没有院子不能养狗的,田柾国蹲下身抱起发着烧的小奶狗去宠物医院打完针,想了想还是带回了家。

一开始金硕珍很生气,可是看了它一会儿就放弃抵抗了,田柾国还问他为什么,金硕珍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它好像在说“你,能带我回家吗”,和你好像啊。

田柾国只记得自己看到抱着小奶狗一脸宠溺的金硕珍,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快的惊人。

大概就是那时起,有什么东西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是田柾国的三观发生了变化。

帮金硕珍寻求那些他所谓的麻烦的灵感,给予金硕珍所呈现的食物无条件好评,陪金硕珍玩他热衷的“监护人”角色扮演游戏,对生活不太仔细经常受伤的金硕珍会莫名生气,甚至觉得喜欢对编辑社的同事恶语相向的金硕珍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偏偏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这位哥啊,该死的,每天自己的荷尔蒙就像是金硕珍的死忠粉一样,定时定点,泛滥成灾。

于是,田柾国用自己不太擅长学习和做总结的脑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长得好,厨艺佳也没什么优点了,奇怪欸,那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

这令正值情窦初开年纪的田柾国感到匪夷所思。

当然,金硕珍并不自知,为了帮助弟弟戒烟,还每天都给他买棒棒糖,惹得田柾国好歹戒了烟又快吃糖上瘾了,尽管甜的都要长蛀牙了,当女生来问他要糖时,他还是“小气”地一根都不肯给。

田柾国觉得自己嗜糖成瘾是迟早的事儿,因为,他好像嗜的不是嘴里叼的这个,而是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被自己称为哥的那个。

4

如果没发生这件小事,田柾国觉得自己一定会胸怀坦荡地叫金硕珍叫哥一辈子吧。

还沉浸在生长发育中的青春期少年,总是十分在意自己一点一滴的身体变化。

自己好像又长高了,快和哥一般高了吧,田柾国舔了下遗留在嘴边的甜味,转着手里的笔,在数学老师念咒语似的讲课声中默默地计算着。

回到家的田柾国刚打开门就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酒香,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了脸色酡红抱着空酒瓶倒在地上嘴里还喃喃自语的金硕珍。

那天,恰好是金硕珍他爸的祭日,当然,这是田柾国后来才知道的。

田柾国慌张地扶起瘫软在地的金硕珍,摇摇晃晃地往卧室走。

哥你要睡也至少回房间再睡啊……

kookie啊……

田柾国顿了一下,才想起来金硕珍叫的是之前给小奶狗取的名字,不是自己,然后把人撂到床上准备去收拾一片狼藉的客厅。

步子还没迈出去,人就被拽回来了,田柾国被迫转过身直愣愣地与身高相仿的金硕珍对视。

我爸是因为肺癌走的……所以我不希望你……

我不会的,烟,我戒了。

在目及金硕珍泛红的眼眶凝起的水雾快要聚集成泪时,打断了他的话,怕他哭,怕自己心疼。

太好了……

金硕珍说完就晕睡过去,脑袋一低,嘴唇重重地印在了某个柔软的地方,然后就被反应敏捷的田柾国一下子摁回了床上。

差点同手同脚地走出房间,关上卧室的门后,田柾国无力地坐在地板上,用指腹摩挲回味着刚刚的触感,然后,当机的大脑半天才反应过来。

什么啊,哥,竟然吻了我?!

有点烦躁,又有点高兴(?),怀着微妙心情的田柾国开始哼着小曲儿收拾客厅了。

5

田柾国,一个空穿着学生制服却除了按时上课之外,不干一件学生该干的事儿的高三生。

玩游戏,泡酒吧,打群架……除了学习,他真的是样样精通。

当然,那是以前的田柾国,由于上次小测验拿了零分卷找金硕珍签名被训了之后而开始认真地听讲了,虽然可能听不太懂啦。

知道学习了,烟酒什么的也不沾了,金硕珍觉得自己每天对于田柾国的谆谆教导终于是起了作用,欣慰的不得了,一激动熬了锅十全大补汤把田柾国的鼻血都补出来了。

鼻子里塞着纸巾默默做复习题的田同学今天也很乖巧呢,班主任从窗户边路过时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面带微笑。

下次测验怎么着也能提不少分了,田柾国满意地合上习题册,收拾着书包准备回去等他哥。

田柾国变成了个乖学生,这在之前他那群“狐朋狗友”眼中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一连拒绝了好几次邀约居然都是为了回家吃晚饭,呵呵,真有你的啊。

蓄谋已久,终于逮着了机会,在小巷里堵了田柾国。

田柾国,要不是看你有钱,我们才不跟你玩呢。

之前比谁都作,现在又想撇下兄弟几个当回乖宝宝了,哪有这个理儿啊,我们还没玩够呢!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不是和个画漫画的同居了吗,画画的,手肯定很重要吧,嗯?

田柾国开始还一声不吭地瞪着他们,听到这句实在是平静不下来了。

你们把他怎么了?!

哟,急啦?刚刚不是还挺牛气的嘛!

敢动他,你们找死啊!

也就是虚势想唬唬田柾国的男生们没想到自己会挨揍,一看那样就是往死里打,多大仇啊这是?!要不是有人偷偷报了警,估计重伤住院不成问题。

正在煮饭的金硕珍接到了被要求去局子里领人的来电,去了一看,田柾国正揉着手腕默默地坐在审讯室外发呆。

长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低着头嘟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还有几处显眼的淤青,穿着制服背着双肩包的落寞背影就映入了金硕珍的眼帘,立马就心疼了。

怎么回事这是?

田柾国看清了眼前的人完好无损,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你骂我吧。

金硕珍不是不生气,但自家含嘴里都怕化了的宝哪舍得骂啊,抬起手摸了摸田柾国小小的发旋儿。

满腔的怒意在即将爆发的那一刻全部都转化为了最温柔的动作。

回家吧。

田柾国好像懂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了。

6

金硕珍交稿回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摆满的黑暗料理时是懵逼的。

田柾国哼着自己爱听的英文歌在厨房忙碌着,全然没有注意到某个向自己逼近的黑影。

你这是在干什么?

金硕珍把田柾国禁锢在自己和洗手台间,指了指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泡的不明液体问道。

啊……熬……熬大酱汤。

田柾国侧了侧身,准备去够上方橱柜里的餐具,被金硕珍抢先一步拿了下来。

那些……都是你做的?

内!

被笑出两颗兔牙的田柾国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金硕珍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可爱的过分了。

然后随手抓了根洗过的胡萝卜,用末端轻轻戳了戳田柾国的门齿,然后在他一脸茫然的时候推了进去,几乎是下意识的,田柾国咬断了清脆的末端,嘎吱嘎吱地咀嚼起来。

你真的好像只兔子哦!

金硕珍掩嘴偷笑自己的闹剧得逞,但下一秒就被田柾国拉住了手,细细地摩挲起来。

哥,我最近不想吃糖了。

嗯?

被田柾国摸得痒得难受,金硕珍脸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晕,禁锢田柾国的姿势也完全没了力气。

哥,我想吃别的了呢。

想吃什么……?

……想吃哥了呢。

田柾国的右手在伸到金硕珍背后关掉火以后,顺着脊背的纹路摸上了柔软的头发,扣着金硕珍的脑袋就吻了上去。

金硕珍也没有反抗,享受着灵巧的唇舌带来的刺激,快感先于理智,占据了大脑,被吻得七荤八素头晕晕的却不想放开。

谁也不知道,本来准备吃饭的两个人是怎么自然而然地滚到床上去的。

折腾了整整一晚上,金硕珍感觉自己比任何一次宿醉都要难受,记忆里还有田柾国抱着自己咬耳垂时的告白。

戒不掉哥了,怎么办,好喜欢哥啊。

然后,醒来,又只剩他自己了,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金硕珍,也不是真的那么傻。

其实早就发现了田柾国放在裤兜里的钥匙,没有戳穿是留有私心吧。

毕竟这样的孩子谁都会喜欢不是吗,金硕珍从来都是这样安慰自己。

谁先喜欢上的谁呢,没人说得清楚,反正就是这么喜欢上了。

“我走了,等我。”

臭小子!

拿起冰箱上的纸条,环顾了一下这个重新属于他一个人的房子,除了餐桌上那些没动过筷子的菜,好像再也没有田柾国留下的东西了。

夹了一片肉放进嘴里嚼了嚼,好难吃啊,有点想哭了呢。

7

金硕珍又过起了自由的独居生活,自己买菜做饭,懒散地画着稿子,每天跟编辑社的人苦苦周旋。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但金硕珍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在田柾国这个失足少年一声不吭地离开后。

田柾国,别打架,好好学习,多交些正直的朋友,有空去看看kookie(被人领养了)。

金硕珍觉得自己变得有点神神叨叨的,老是对着空碗筷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是有人说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田柾国消失了快一年了, 这“回响”是不是来得太晚了,还是压根儿就没有啊!

diss田柾国,成了金硕珍的家常便饭,比吃饭还有意思,每天乐此不疲的。

8

雪花从天空飘下来的时候,恰好交完稿从编辑社的大门出来的金硕珍,看着街上成双成对来来往往的人群,自己显得有些突兀呢。

圣诞节快乐,圣诞节快乐,圣诞节有什么好快乐的!

金硕珍坐在便利店的公共座椅上劈开一次性筷子,夹起一坨拉面愤愤地想。

旁边的椅子被“嗤”的一声拉开了,金硕珍皱了皱眉解决着并不怎么美味的拉面,想要快些回家休息。

你就吃这个?

语气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吃这个怎么了,碍你事儿了?

没营养啊,应该加上点别的。

金硕珍看着自己碗里平白无故多出来的泡菜,撇了撇嘴没有拒绝。

吃了我的泡菜可就是我的人了,不能反悔!

要不,你,带我回家得了。

错了错了,是“你,要带我回家吗”!

拍了拍桌子,一脸严肃地警告着金硕珍。

金硕珍清了清嗓子,又特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你,要带我回家吗?

这次终于得到了重重的点头回应。

窗外的雪还在徐徐地飘着,放着Marry Christmas的小店挂着装饰用的彩带和小礼物,街道上,孩子们互相追逐着,恋人们拥着彼此不甚亲密。

田柾国轻轻地对金硕珍说了一句“圣诞快乐”,而后,两个人幸福地相视而笑了。

好吧,我收回之前的话,圣诞节还是挺快乐的。

END

评论(2)
热度(35)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