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Diomedea irrorata


飞咻

本来想着写成BE会好一些 但是心地善良的我强行HE(๑´•ω•)

一个来自自己一年前发的说说的脑洞 飞咻还是需要糖的 祝观文愉快

##

0

朋友,你听说过加岛信天翁这种鸟吗?

1

长长的淡黄顶端带着轻微的粉色的鸟喙,雪白的脖颈,周身被深色的羽毛覆盖,坚韧的毅力,只要展开长翅,可以顺风飞行几个小时都不停歇。

金泰亨觉得,眼前的人像极了这种鸟,一身黑色的登山装,鸭舌帽的帽檐被压得很低,只露出一点胜雪一般的白皙皮肤,纤长的手指正端着专业相机仔细地拍摄。

这家动物园已经开了十几年了,破破烂烂的,品种又少,只有些附近学校组织春游会选在这里。

所以,作为饲养员的金泰亨总是特别悠闲,悠闲到时不时就会在工作期间当起小朋友们的解说员。

闵玧其撞进他的视线,其实是个意外,他只是去给幼稚园的小男孩带路去厕所而已。

在拍狮子?

嗯。

闵玧其迷着一只眼专注地对焦,头也不抬含糊地应了一声。

这里的狮子大概被关的太久,困兽之斗都懒得斗了,倒不如去别的地方拍。

金泰亨学着他的样子,用手指匡起离得甚远正打着呵欠一脸不耐烦的狮子,提出中肯的建议。

谢谢,我就练练手,不是专业的。

闵玧其勾了勾嘴角放下相机查看着刚拍的照片,金泰亨也有点自来熟地凑过去。

拍的不错嘛,为什么不考虑成为职业摄影师啊?

啊……啊,我在等一个机会,大概等到了,就会了吧。

闵玧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说这些,也许是这人笑起来的四方嘴太过亲切了吧。

真好呢,我就没什么机会,等到这里拆了,我也就失业了呢。

金泰亨双手交叠着放在脑后,瘪瘪嘴,而后微笑着看向闵玧其,笑容很灿烂,却让闵玧其觉得莫名的心酸。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请你吃冰淇淋吧,大夏天的,总感觉你穿这么多好热哦~

嗯?

闵玧其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失落的人一蹦一跳地跑远了。

等了一会儿,那人就拿着两个甜筒冰淇淋回来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的,就买了自己喜欢吃的草莓的。

啊,不要紧的。

反正我本来也不喜欢吃这些的,你没必要为我道歉的,闵玧其接过冰淇淋有点犹豫,但还是张开嘴轻轻地舔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在舌尖上蔓延开来。

金泰亨看到那人探出粉粉的舌尖沾过浅色的冰淇淋时有点愣,不出意外地糊了自己一嘴。

你嘴上……哈哈。

闵玧其指指自己嘴的周围,金泰亨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抬起手就想用手背抹去。

唉,等等,我这儿有纸!

闵玧其从纸巾包里抽出一张,在金泰亨的脸上擦了好一阵儿才放下手。

好了。

金泰亨觉得自己的心在嘴角隔着纸巾传来的触感来临时都要跳出来了,莫名其妙,却又无比自然。

你明天一定还要来啊!

啊?哦……好。

闵玧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会答应下来,是被他的热情感染了吧。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在兴奋什么,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傻笑了一整晚。

2

兴奋的后果就是金泰亨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来上班了。

一上午都处在精神游离状态的金泰亨,毫无灵魂地喂着赖在假树上的树袋熊。

盘着腿坐在地上,噘着嘴手指揪着小树枝的叶子。

他今天会来……

他今天不会来……

他今天会来……

他今天不会来……

…… …… ……

他明明答应过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到快闭园的时候,金泰亨还念念不忘地坐在公共座椅上嘟噜。

唉,他要是来,我就还请他吃冰淇淋,请一个夏天都没问题。

说真的?

真的!

金泰亨愣了愣,谁在跟自己说话,这略带沙哑的嗓音有点熟啊,猛的一回头,就看到了某人笑着的脸。

刚才说的可还算数?

闵玧其看着那人由于惊讶而张开的大嘴,憋着笑走近他。

哼,骗子!

我这也不算骗吧,距离闭园不还有五分钟嘛,所以,我这不还没失约的吗。

嘁,一堆歪理,你的好友亨不乐已上线。

我今天听了你的建议,去了趟儿野生动物园,好不容易赶上末班车回来了,你还不高兴?

金泰亨倒也不是真的生气,听了闵玧其的解释也释然了,但还要板着张脸不肯屈服。

要不,我请你吃冰淇淋?

好的!

唉,明明比自己高来着,怎么一副小孩子心性儿,闵玧其无奈地看着身旁一脸开心挑选着冰淇淋的金泰亨,叹了口气。

那你……明天还来吗?

金泰亨吃下最后一口,期待地看着闵玧其。

我……要是没地儿取材,大概会一直来吧。

那我请你吃冰淇淋,一夏天的那种。

好……

闵玧其想了想草莓味的甜腻口感,有些无奈地笑了。

3

夏天太过燥热了,要是没有这个人和冰淇淋的陪伴,不知道要有多难熬。

最近,金泰亨经常这么想。

无论之前多么内心暴乱地想要从头上浇下一盆水降温,可当他看到闵玧其穿着一身黑神态自若地拍照时,自己就冷静下来了。

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制冷剂吧,金泰亨觉得,自己真是幸运。

可是,闵玧其什么都没做,就只是,拍了个照片而已。

闵玧其带给了金泰亨无限的凉爽,清新。

而金泰亨带给了闵玧其无穷的灵感,创作动力。

两个人,倚在笼子外围的栏杆上聊聊天。

两个人,坐在街边的奶茶店喝着咖啡享受空调。

两个人,站在清澈的人工湖里淌着刚及脚踝的水。

…… ……

有关于这个夏天的一切记忆,总是两个人的。

金泰亨时常庆幸自己当时有去向这个人搭讪,真是太好了呢。

一个充满草莓香气的季度,好像回味起来,都是细腻的酸甜味道呢。

可是,人不能总活在安乐窝里啊,那样可不能算是生活。

长期亏损终于运转不下去的老旧动物园,要永久的关闭了,金泰亨,也像他之前说的那样,要失业了。

要失业的人,却不怎么悲伤,这多少有点奇怪吧。

因为,这个少年还是有梦想的,大概是终于能去圆梦了,这是值得祝贺的事吧。

金泰亨跟闵玧其说过,他喜欢一种鸟,叫加岛信天翁。

它们的鸟喙长长的,尖尖的,看起来有点笨拙,但很可爱。

雄鸟和雌鸟长到四岁,就会回到出生地寻找一生的伴侣。

只要认定了彼此,碰一碰鸟喙,就会决定白头偕老。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看,想要亲眼见证这样的爱情,哪怕一次也好。

可是,闵玧其的梦想不像这个少年的这样容易实现,他想当个职业摄影师。

在别人听起来像是笑话的梦想,却得到了这个咧着四方嘴的少年的肯定,闵玧其是有些感激的。

虽然闵玧其不知道,金泰亨肯定他,不全是因为自己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还因为,金泰亨喜欢自己。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金泰亨也不知道。

也许是那人冷冽的神情在转向自己的那一刻突然溢出了转瞬即逝的温柔吧。

我要失业了。这话听起来可不是句让人开心的话,所以,金泰亨没打算告诉闵玧其,他约闵玧其出来,不过是想和他好好道个别。

该怎么开口呢,金泰亨想了整整一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方式。

所以,当闵玧其沁着笑容朝自己走来的时候愣是把自己的满腹忧愁噎回了肚子里。

我的作品得奖了,他们说可以提供资金让我去各个国家拍照呢!

恭喜你啊……

金泰亨嘴角扯出个不太自然的弧度,然后努力地为闵玧其鼓掌,把手拍得又红又痛才停下。

今天我请客,再去吃一次那家店的冰淇淋吧,说不定,以后我都没机会吃到了呢。

草莓的清香不太浓烈,所以闵玧其上了瘾。

草莓的清香太过浓烈,所以金泰亨会觉得喉咙黏腻得难受。

身旁的闵玧其像往常一样一下一下舔舐着顶端的螺旋处,金泰亨有些落寞地看了眼自己手中变了味道的冰淇淋。

明明是最喜欢的味道,却怎么都不想吃呢。

喂,闵玧其。

嗯?

闵玧其转过头看着愣是把没吃完的冰淇淋丢到垃圾桶的金泰亨有些疑惑地挑眉。

你小子,别浪费哥的……

“钱”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身旁的人用力地堵上了双唇。

金泰亨吻得很小心,因为他实在是不敢确定这个人对自己抱有怎样的感情。

他多么希望,这不是自己的暗恋,是两个人的心意相通啊。

但是,当他松开闵玧其,看到那人一脸错愕,然后是跌跌撞撞跑出自己视线的背影时,金泰亨终于确定了。

你终究是不喜欢我的吧。

有点苦涩地笑着,拿出手机发了留给这个人的最后一条短信,金泰亨感觉自己真的很无力,心很累。

“哥,如果你还允许我这样称呼你的话,我要去实现我的梦了,有缘再见吧。”

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跑开,等到自己弄清楚对金泰亨的感情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关机的手机再次打开时,闵玧其才看到这则短信。

打过去,是空号。

火急火燎地赶到金泰亨工作的动物园时,那里已经被拆掉了,伴随着机器运作的嘈杂声响。

闵玧其颓然地站在废墟里,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喜欢金泰亨的。

但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4

三年了。

闵玧其踏上异国他乡的未知旅途已经整整三年了。

也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环游世界的终点站设在了厄瓜多尔的加拉帕哥斯群岛。

虽处在赤道上,但说不上热,闵玧其单手拿着相机,挑选了一块离海较近的岩石。

一百八十年前,达尔文曾走过的地方,现在已是遍地密草,被蔚蓝的海水包裹的人间天堂。

你,有没有来过呢?

深吸了一大口气,看着脚边爬过的红石蟹,闵玧其有些出神。

加岛信天翁是濒危物种,在野外想要见到更是难上加难。

能不能碰上全凭运气,可是,闵玧其觉得自己好像天生运气就不是很好的样子。

所以,他掐好了时间地点,决定赌一把。

老天似乎对他不错,才站了两个小时左右就有零星的几只飞过来了。

它们停靠在海岸边,晒着太阳低着头仔细地梳洗着羽毛。

过了一会儿,有两只开始飞到天上追逐嬉戏,再降落时,还展着翅互相拍打对方,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然后,它们轻触了触对方的喙,像是柔美的舞曲谢幕,深情地依偎着彼此。

闵玧其透过镜头看着这一幕,忽然就红了眼眶。

曾几何时,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呢,亲密无间,如你,如我。

闵玧其好像有点懂了,金泰亨喜欢的,大概就是这样的爱情吧。

心动一秒,心念一生,因为,它们会陪伴对方到死为止。

在拍加岛信天翁?

嗯……

闵玧其哽咽着放下相机,指腹擦去了眼角咸苦的液体。

看着那张日夜思念的熟悉的脸,闵玧其抑制不住的狂喜搅动着胸腔,激烈的感觉好像要随时迸发而出。

金泰亨。

压抑的嗓音还带着哭腔惹人怜爱得让金泰亨愣了一下,然后心里一暖,笑出了闵玧其最熟悉的四方嘴。

我爱你。

学着鸟儿们轻触鸟喙的模样,闵玧其侧着脸吻上了面前那终于不再是虚幻而是真实的唇。

我们,到死,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好。

END

评论
热度(12)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