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Heal part.8


主糖鸡 副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闵玧其视角】

费了不少时间,才给他上完药,面不改色地告诉他。 
“你今晚哪儿都别想去了,就来这儿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 
“欸!” 
他笑得一脸灿烂,爽快地把烂掉的衣服拽下来扔到一旁,露出结实的肌肉和瞩目的纹身,哪里还有半点儿与歹毒厮杀搏斗时的凶狠劲儿,痞,倒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浑然天成。 
从认识他起,他就是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发色常换,烟酒不离手,要不是知道他在黑道上当卧底,我大概也会认为他是个混黑社会的而避之不及。 
他虽然尊称我一声哥,可我觉得我们之间绝对是孽缘,起初救他是出于一个医生的本能,但他好像赖上了我,每每身上挂点儿彩就找上门来。 
他本名是金南俊,代号RM,特警出身,是缉毒科派去黑道的卧底,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他乐得找我谈心,我也听得认真,毕竟,人非草木,渐渐地,我倒也把他当自家弟弟一样真心对待起来,会训他,也会替他处理烂摊子,但更多的时候,是不忍和心疼他。 
“哥,你认识朴智旻吧。” 
我拧着药瓶的手一滞,心里咯噔一下, 莫名的紧张起来。 
“认识……怎么了?” 
我尽量保持着镇定,实则话音是轻颤的,但好在金南俊没怎么注意。 
“有个事儿早就想跟哥说了。” 
“什么事?” 
“改天哥帮我去跟他道个歉吧,估计他不会想见我的,嗯,所以还是哥替我说吧。” 
“所以,那次他的伤……是你弄的?” 
“哥你一定要信我,我不是有意的,当时隔墙有耳,我那么做是为了保护他……” 
我大概听明白了,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唉哥,你听过朴智旻唱歌吗,他人小小的,没想到声音那么棒,让人舒服的那种清透嘹亮呢。” 
“没有……” 
如果有机会,我倒是也想听听呢,想让朴智旻用甜腻的奶音为我唱首歌。 
“哥,他这个人也蛮有意思的,胆子好像很小嘛,佯装镇定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的确是这样的,道理我都懂,但这些话怎么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嗯?这苗头有点儿不对啊。 
“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啊?哥你误会了吧,我之前,是对他的声音感兴趣,况且,他打扰我做任务我没打他已经很好了好吗,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啊!” 
看着他坐在沙发上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下了,还好不是喜欢朴智旻,等等,我为什么要庆幸?! 
“话说,哥你知道朴智旻有什么哥哥没有?” 
“我记得,朴智旻是独生子。” 
“那就怪了,我明明看到那天他跟一个比他大的男人一起来着……” 
“啊,是和死小孩儿同居的那个吧,我见过他。” 
“哥你干吗咬牙切齿的……” 
“唉?我有吗?!” 
好吧,那我改天亲自问问死小孩儿吧,省得自己一个人在这儿胡猜。 
讲真,我以前从来不觉得工作日很难过来着,吃个饭都感觉到心里挂挂着个事儿,晚上睡觉也睡不踏实,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周六。 
今天,是跟朴智旻见面的日子,但是,谁能告诉我,此刻出现在灌木丛中的那群眼熟的闲杂人等是怎么回事?! 
一大早我就觉得自己跟喝高了似的,上头,这帮人居然大言不惭地跟我说是想来见见我“爱人”,我的天,他们从哪儿查到我要在这儿见面的,也是怪厉害。 
见吧,见完了就没好奇心了吧,到时候爱咋说就咋说去吧,上火! 
朴智旻到得晚了些,薄针织条纹衫衬得他肤色更加白皙了,黑色短裤下露出一截好看的小腿肌肉,脚踩一双小黄靴,突突突地朝我跑过来,怎么办,有点儿萌。 
“吃早饭了吗?” 
我伸出手,揉了揉他跑乱的头发,背对着“观光团”朝他挤了下眼睛,这突如其来的男友口吻怕是把眼前的小鸡崽儿吓得够呛,愣了一会儿才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我……我吃过了。” 
聪明如他,很快就领会了我那个wink的含义,小肉手交叠在一起默默地低下了头。 
“那……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不知道啊,去看场电影吧,听说最近有好片上了。” 
“啊……可是我……” 
“可是什么呀,走吧。” 
我急切地拖着朴智旻走出他们的视线,拜拜了您呐,您啊自己玩去吧,老子要去约会啦,恕不奉陪! 
从牵住他的手到拉他上了我的车,这一路,他除了被牵时有一瞬间的错愕,脸上再无丁点波澜。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撑着脸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突然笑了,那声音轻得让我以为我幻听了,可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怎么样,我刚刚演得好吧。” 
他转过头,让我看到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可我却觉得很讽刺。 
“……是演得不错。”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把精力投入到驾驶中,不再看他。
到了电影院,朴智旻选了个时下较火的爱情片,我也不清楚原来他好这口儿,虽然自己没什么兴趣,但还是乖乖地去买了票,就当是陪他吧。 
等检票的时间里,朴智旻要喝冰可乐,指使着我去柜台买。 
有胃病喝什么冰可乐,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前我嘱咐的都没放在心上啊,我有点儿生气地端回了两杯热牛奶。 
“我没给你买冰可乐,你自己也清楚为什么。” 
他盯了我一会儿,充满期待的星眸垂了下去,头低着,一脸委屈,让我登时怀疑是我的不是。 
话说的太重了?不不不,不说重点儿,他不会当回儿事的,嗯,我这可都是为了他好。 
“那我喝你的那杯。” 
他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另外一杯,刚喝第一口就皱起了眉,果然,上当了。 
“两杯是一样的,怎么,还换吗?” 
我憋着笑拉起他去检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来看这场电影的人意外的少。 
荧屏正在放映,我无心观影,撑着脑袋看向身侧的朴智旻,他正肆无忌惮地啃着爆米花一脸的专注。
“……喂,我好看吗?”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射的间隙里,似乎看到了某人窜上粉红的小耳朵。
大概是电影演到了什么伤感之处,他吸了好几下鼻子,撅着小嘴感觉下一秒就要流出泪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脑子一抽伸出手把他的眼给挡上了。
“……你干嘛?”
“那都是假的,演出来的,别哭,我没带纸巾。”
唉西,这什么蹩脚的理由啊!
朴智旻的两只小肉手扒拉着我放在他眼上的手,他也不用力,就软软地搭在上面,上半身窝在座位里看起来就是小小的一只。
“还在演啊?我渴了……”
“啊,对,还在演,后面有个女的在那儿哭呢。”
撒谎脸不脸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现在看不到,笑了笑默默地递给他插了吸管还温热的牛奶。
他双手捧着纸杯小嘴儿嘬着吸管,一下一下地还特有频率,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但就是想要靠近他。
探过身子看着他喝了好一会儿,他才放下纸杯,什么都看不见地朝我这边转过脸,把我吓了一跳。
“……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要告诉你,你可以看了,那段儿演完了。”
我放下了手,故作镇定地胡说八道,他只是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直到电影结束,都是迷之尴尬。
出了电影院已经是一点多了,朴智旻说想去撸串儿,跟我推了家附近的烧烤店,店面不大,环境倒还行。
外边人太多了,我们只好去了铺子里面。
“这些肉,再加上两杯扎啤。”
他笑嘻嘻地开口点着单,我瞪了他一眼。
“就要一杯扎啤。”
“啊?哦……”
服务员走了以后,他才闷闷不乐地向我埋怨。
“来撸串儿俩人就要一杯,抠死你算了!”
“谁跟你说那一杯里有你的份儿了?”
我拿起桌上的水壶,给他的空玻璃杯里添满了温白开。
“……可是我想喝。”
“那你就把这杯想象成是啤酒吧。”
于是,就餐时间里旻不乐狠狠地咬着肉串儿,也不知道是在置什么气。
我不是很饿,零零星星地吃了几串儿,要不是陪着他,平常这种可能致癌的东西我是碰都不碰的。
“喂,你都不喝,就不能给我一口吗?”
他那小眼神飘了又飘,最后落在我手边的啤酒上,放下了专注的肉串儿,转而撒娇似的盯着我看。
“谁说我不喝的?”
像是单纯地欺负小孩儿,抢着喝下了冰镇的扎啤,过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宽容地给他倒了半杯。
“你不是想喝吗,准你喝半杯,胃疼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就半杯啊……”
“哟,半杯还嫌少?我看你这样的,喝个1/3都多!”
作势就要把那半杯拿走,他一把抢过来特豪气地一口闷了,其实那些,也就两三口的量。
“开心了?”
“嗯……”
朴智旻握着空玻璃杯笑得一脸得意,脸颊因为喝了酒变得红扑扑粉嘟嘟的,晃着颗圆圆的脑袋看得我眼晕。
“最喜欢你了!”
我差点没一口呛出来,这孩子不会喝半杯都能喝醉吧,得得得,快回家吧还是,再这么下去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夏日的天气还真是阴晴不定啊,我看了眼暗下来的天,嗅到了潮湿的空气的味道。
去柜台结了账,拖着醉醺醺的朴智旻走到店门口。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把车开过来送你回家。”
“……不,不要!”
我看着他小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有点懵。
“……什么不要,不要坐车,还是不要回家?”
“……不要回家。”
说完还打了个嗝儿,拽着我的衣角一脸委屈。
“……那去哪儿啊,外面要下雨了。”
我耐着性子安抚着小孩儿,结果刚说完就听见了淅淅沥沥的雨声,真糟糕,这雨不是一般的大啊。
“去你家!”
他又自己笑起来了,我有点儿头疼,跟他说在这儿等着就冲进了雨里。
开车回来接人的时候,他在那儿淋雨,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我吐了句脏话,打开车门就跑过去吼了他。
“不是让你在里面等我吗,怎么又自己跑出来了,你是不是傻啊!”
小孩儿被我吼得一愣,我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就把他一股脑儿地塞进了副驾驶。
“妈的智障。”
“我才不是……”
他说完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我都傻了,一边抽着纸巾一边给他抹泪。
“天呐,你别哭了,我是,我是智障行了吧……”
好一会儿才给他止住眼泪,我心累地开着车往自己住的地方驶去,一路上他在旁边好奇心旺盛得就差没摸摸我的脸看看是不是真的了。
“进门记得脱鞋。”
“嗯,知道啦。”
我嘱咐完就去卧室的衣柜给他找换洗衣物了,半晌,听到玄关处传来了小孩儿的声音。
“……唔……这鞋怎么脱不下来啊?”
你不解鞋带它能脱下来才有鬼吧?!我很崩溃,走过去蹲下给他一点一点松开鞋带,他倒是勤快,小腿儿一蹬,差点把鞋怼我脸上。
“你把湿衣服换下来去洗个澡,不然会感冒,浴室在那边,自己去。”
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但我还是给他耐心地讲解着,希望能管点儿用吧。
“明白了!”
他坐在我卧室的床上冲我眯着眼睛笑,苹果肌鼓鼓的,让人想咬一口。
“那你自己去吧。”
结果小孩儿朝我伸着两只手,直直的立在半空,我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这是让我给他脱衣服。
我什么时候成了干这活儿的了?虽然不情不愿的,但还是替他脱了,先是袜子,然后是上衣,再然后是……
我解开他短裤皮带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站直了身子看着他。
“裤子你自己脱。”
他不满意地瘪瘪嘴,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动,不过那动作不是去脱裤子,而是对着我勾了勾手指。
“闵玧其。”
“……你干嘛?”
他咕哝了一句我没听清,问他说了什么,他又勾了勾手指,我侧过头,弯下腰去准备再听一遍。
结果他坐直了身子,扳正了我的头,不偏不倚地吻了上来。
我愣住了,也忘了推开他,嘴唇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让我有点迷醉。
许久,他松开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

TBC

评论
热度(9)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