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Heal part.7


主糖鸡 副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闵玧其视角】

我也知道自己这个时间段这身打扮出现在医院很奇怪,可是我得来上班啊我有什么办法。
路过大厅前台的时候,被几个眼尖儿的小护士逮到了,大概不一会儿我就能听到些有的没的无聊八卦了。
到个人办公室把门一关,反锁,套上白大褂,我就窝到沙发上蜷着补觉去了,除了重要手术谁都不要来打扰老子。
迷糊了一会儿,就被手机振动烦醒了,本想挂了,但一看备注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
“妈,有事儿吗?”
“今天下午记得去相亲啊。”
“怎么又……我不是说了我不去了吗?”
我有点想爆粗,上次被我妈骗去相亲跟女方话不投机半句多已经弄得很不愉快了,怎么又整这出,先斩后奏的。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同学她儿子前年结的婚,今年都抱上孙子了,你什么时候能……”
“那您快去他们家抱抱孩子去吧,我要睡觉了。”
也不等那边有什么反应,我就挂了电话,关机,睡觉。
我才二十六,有什么好急的啊,况且我一直遵从恋爱自由的原则,该遇到的时候自然会遇到,这事儿急不得。
对啊,急不得,总会遇到的……吧。
胡思乱想之际,记起了上次去朴智旻学校的时候碰上的短发女生,一看那姑娘就是喜欢那个性格别扭的死小孩儿,也不知道死小孩儿喜不喜欢她……啊,还有,出现在死小孩儿家的同居男又是谁,看起来关系还挺亲密的,想起他家卫生间里摆着两份洗漱用品就火大……唉西,我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真是,睡个觉儿也不能专心点儿,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烦躁地揉乱了头发。
下午看了几个专家号,做了个小手术,一直处在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果然,充足的睡眠还是很重要的。
收拾收东西准备回家的空档儿里,我妈又打电话来催我去相亲,同科室的几个男医生正好来拽我去聚餐,这场儿救得及时啊,我一口答应下来,留下我妈一人在电话那头凌乱。
虽然不喜欢凑这种人多的热闹,但聚餐总比相亲好啊,我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我就知道,吃完饭也不会消停,一帮人嚷嚷着又要去K歌,我看他们明显是忘了明早儿还要上班,这劲头嗨到半夜也不为过。
“你们玩游戏,别带上我。”
撂下这句我坐那儿默默地玩起手机来,尽管这样,还是免不了被灌了几杯,也不是酒量不好,就是包间儿人烟混杂的让我喘不过气来,头晕的厉害。
想起来今天的短信还没发,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着。
斟酌了一会儿,把过分亲密的话都删了,只留下“晚安,祝好梦”。
他不会回我的,我知道,可我还是每天不厌其烦地发送,只是想求个心安罢。
按下了发送键,想抬手拿瓶水,就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投过来,几个意思这是?
“闵医生,您就承认吧,医院的小姑娘又得哭死一大片。”
“啊?”
“其实你有女朋友的,是吧?”
“你在这儿说什么啊?”
“装什么蒜啊,衣服都没换,去女友家过夜了吧,在那儿发短信发半天了,情浓意浓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没来得及解释,手机就被一个小护士一把夺走了。
“‘死小孩儿’,这什么奇怪的备注啊?”
她一边吐槽一边在那儿打字儿,我又不好直接上去抢。
“还给我。”
我语气有些不悦,拿回手机一看屏幕想死的心都有了,什么“这周六见个面吧”,居然还发送了!唉西,朴智旻一定会觉得我有病吧。
看着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我就头疼,郁闷之际,朴智旻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包间儿顿时一片安静,期许又带点儿八卦的目光朝我飞来,我朝他们用唇语吐出句“shut up”就找了个角落把电话接了起来。
“闵玧其。”
“啊……我在。”
是不是包间儿不透风啊,我感觉脸都开始热了。
“……见面这事儿,你认真的?”
我看了他们一眼,抚了把脸,心真累。
“啊……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抢先说了一句让我傻在那里的话。
“那正好,我有些话要当面跟你说。”
难道这小子终于想通了,决心不再跟我冷战了?我不禁开始想,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这个多事儿的小护士了。
“那就周六见吧,地址等会儿短信发给你。”
“好。”
那边答应得爽快,我也一时有些鬼迷心窍,没经大脑就回了他一句。
“洗完澡早点睡,晚安。”
说完还沾沾自喜了一番,后来想起来,我真想上去抽那时候的自己一巴掌,瞎几把高兴什么啊。
之前一直都是短信交流,突然来这么一句怕是把小孩儿吓得不轻,沉默了一会儿就挂断了。
“还不肯承认呢,明明接起来的时候那么高兴……”
“你刚才就差嘴没咧到耳朵根儿了啊……”
“恋爱的酸臭味,啧啧啧……”
懒得理这帮人,我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就要跑路了,再不走就又没法睡觉了。
停好车,进了公寓按下了五楼的电梯。
搬出来已经两年了,没错,是朴智旻他爸的手术之后,至于原因嘛,说起来还有点儿那个,就是出了那事儿后有些想不开。
起初,我还不太习惯,一个人无牵无挂的滋味儿,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没人会担心你走夜路还在房间为你留盏灯,久而久之,就被孤独同化了。
电梯快到时,我拿出公寓的钥匙准备开门,却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个人。
这人儿,我还挺熟的。
“哥,你回来了,等你半天了。”
那人双手背在身后,贴着墙站得歪歪扭扭的,在瞥到我的时候立马挤出个笑容,两个酒窝嵌在脸颊上徒增了几分亲切。
我打量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这才几天啊,崭新的衣服又被撕得全是口子,露出的皮肤上是数不清的淤青和擦伤,真是创下历史新高啊,总给我这种意外的惊喜。
“又去哪儿鬼混了?”
“出任务去了。”
“每次出任务都得这样?”
我有些不解,毕竟他这样出现在我家门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怕吓坏了邻居又不能把他直接赶走,我是很拒绝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干我们这行儿,哪有什么好差事儿啊。”
他呵呵笑了两声,站直了身子。
“哥,陪我去喝两杯吧。”
“不行,我刚喝过酒回来的,今天还要早睡。”
“哦,那我还是自己去吧,我走咯,哥晚安。”
“你走去哪儿啊,这个样儿去酒吧能把人吓死。”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满身的疮痍,是有点儿渗人。
大概就是因为他不注意,所以总有些奇怪的传言吧,我这哥当的也是每天心惊胆战的。
“喝酒伤身,况且你这一身伤,不得处理一下吗。”
“啊……也是,但我不能去医院啊。”
他一脸苦恼地看着我,我大约猜到他在打什么主意了,把钥匙插进锁眼儿后轻轻地转了一下。
“进来吧。”
“就知道哥对我最好了!”

TBC

评论
热度(7)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