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Heal part.6


主糖鸡 副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朴智旻视角】

我想揉脸,却抬不动手,感觉意识恢复了才睁开眼看清了周围,这……是我的房间。 
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之前的疼痛感已经消却了,但右手手背传来的清晰的酸麻感提醒了我,我,又挂吊瓶了。 
无力地一歪头,看到了颗毛茸茸的银灰色脑袋正趴在我的床边,而它主人的两只手正死死地扣着我的右手,怪不得抬不动…… 
我极慢地坐起,想要探过身去看清那张脸,却不小心惊动了他,心跳一下子乱了秩序。 
几乎是他抬起头的同时,我又倒在床上闭着眼装死了,可是激烈的心跳却无法掩盖。 
“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该死的,这低沉慵懒的酒嗓还能有谁,我认命地侧过头看着他,轻挑起下巴示意他把我的手松开。 
“哦…这是怕你打针的手的太冷来着……” 
闵玧其慢慢地陈述,我看到了他眼底泛着的那点儿黑,心下已是了然,自己右手这温度,大概被握的时间也不短了。 
“……我想喝水。” 
“躺好了,我去给你倒。” 
他松开手,拍了拍我的头,站起来出了房间。 
我有些懵,理了理刘海儿,躺在床上回味他刚刚嘴角溢出的温柔。 
印象中的几次出诊,他可不是个会对病人微笑的白衣天使。 
熨得服帖的衬衣和长西裤,这个人总是这样,仔细却不拘谨。 
礼貌,是在无形之中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苟言笑,是不想与任何人扯上不必要的关系。 
今天注意到他短T恤搭黑色牛仔裤已经很让我意外了,他居然还对我笑,这让我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我接过他递来的玻璃杯,就连里面的水都是正好的,无论容量还是温度,都同这个人一样,多一分就太热情,少一分就太冷漠。 
所以,闵玧其,你不要对我太特别,我会忍不住多想。 
“胃药我给你放桌上了。” 
“哦……” 
“你昨晚的电话差点儿把我吓死,有胃病不知道要注意吗,还喝冰镇饮料!” 
“对不起……” 
“唉?我也不是要你道歉啊……” 
“……药快滴完了。” 
我抿着那杯温开水,喝得很慢很慢。 
“等会儿我给你拔针……” 
闵玧其扯了扯自己的领口,语气里透着点儿不耐烦,我也知趣地没再说话,房间陷入了沉默。 
“闵医生,出来吃早餐吧,我买了三人份儿的。” 
“……啊好,谢谢。” 
闵玧其拔了我手上的针,等着我一起去客厅吃饭。 
“那个……我要去个厕所,你先吃吧。” 
我巴不得赶紧支开这个奇怪的医生,磨磨蹭蹭地足足浪费了平常两倍的时间,洗漱完出来的时候硕珍哥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虾饺,而闵玧其坐在另一边玩着手机。 
“出来了?” 
他瞥了我一眼,锁了手机屏幕站起来绕过我去了卫生间,路过的时候顺便问了我一嘴。 
“借你洗漱用品用下,哪套?” 
“左边蓝色的那套。” 
我还特善良地给他指了指。 
“谢谢啊。” 
他又会心一笑,笑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吃错药了吧,今天怎么老莫名其妙地冲我笑。 
解决早饭的过程很是煎熬,自食堂那次之后这是我们第二次在一个饭桌上吃饭罢,坐在他对面就会不自觉地去盯着他看,真是尴尬啊。 
他的吃相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筷子夹着透着香气的小笼包有一搭没一搭地咀嚼着,不是斯文的那种,却让人意外的舒服。 
“你老看我干嘛,想吃这个?” 
闵玧其又夹了一个小笼包伸到我面前,我一愣,猝不及防地被白粥呛了一下,开始剧烈地咳嗽。 
“没事吧?” 
“还好吧?” 
他和硕珍哥异口同声,两个人都准备上来给我顺气。 
“让我自己缓一会儿……” 
我摆摆手拒绝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瞥到了闵玧其嘲讽的一笑,真是让人上火啊。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医院了,谢谢你的早饭。” 
闵玧其礼貌地答谢了硕珍哥,转过头对我接着说。 
“以后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按时吃药,你小子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先走了!” 
“哼,什么嘛,说的跟自己是我哥似的……” 
等他拽着牛仔外套急匆匆地走了之后,我才开始嘟囔。 
“你也别忘恩负义啊,人家闵医生可是忙前忙后地照顾了你一晚上呢,早晨我出门的时候他才睡下的。” 
“怪我咯!” 
“……” 
我也没再说话,转身回了房间反锁了门,拿出放在抽屉里的笔记本。
深吸了一口气,翻开了这个两年没有动过的本子。
在我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暗恋你,是我最轻松,最上瘾的事。
“别处在我能眼及的地方,因为,我会忍不住去注视你。”
“别像抚摸宠物那样轻拍我的头,因为,我会误会你对我也有那么一点喜欢。”
看着看着,一滴泪就晕开了从前签字笔的字迹。
不是有人说过吗,这世上,有三件事掩饰不住:咳嗽,贫穷和爱。
还好,我掩饰得还算过得去,不然这么多年,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闵玧其你是傻的吧,我叫你来你就来,熬了个夜照顾我难道我就会感激你对你笑脸相迎吗,我们不是互相伤害的关系吗,为什么还要对我好啊。 
我最讨厌别人用那种憎恶的目光去注视你,但却选择了以这种方式对待你,多么矛盾啊,多么可笑啊,我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可是这样的我,却会因为你松开了我的手而感到莫名的失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是那年的雨中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想要恨你却舍不得你受伤而为你撑伞的那刻吗,还是,在那之前见到你睡在医院的公共座椅上为你轻轻摘下头上落叶的那刻,亦或是,更早之前? 
我曾经迫切地想要一个答案,可后来我放弃了。 
我不想承认,我以为这些年不去见你就可以忘掉那些让我想起来都会心动的瞬间,但再见到你时,我好像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我,是喜欢你的吧,闵玧其。 
但,这是不行的吧,闵玧其。 
无论直接还是间接,我爸丧命于你的手术刀下是我最不想去面对的事实。 
所以,我怎么,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喜欢你啊,爱着你,这么多年。 
没有什么是时间不能抹去的吧,那些一个人失声痛哭的夜晚,那些翻来覆去出现在脑海中的画面,那些满到胸口快要溢出来的感情。
这些,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吧,闵玧其。
而我现在要放下了。
彻底地,放下。

TBC

评论
热度(2)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