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金硕珍的烦恼 part.7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点开网页搜索记录,你会发现,金硕珍最近的搜索记录里只有一条:同性亲故之间额头吻正常吗。
有人说正常,有人说不正常,一半一半,搞得金硕珍很无语,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只要回想起那天的情况,金硕珍就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的跳得很混乱,他觉得这是病,得治,于是缠着心内科医生的爸爸给自己做检查。
没错,心电图,心电彩超,以及各类可能的检查都做了,无一例外。
至于结果啊,不是明摆着嘛,很健康没病。
然后金硕珍被以扰乱公务怀疑自己有病为由被自家爸爸轰出了办公室,末了,金硕珍还有点儿委屈,啊喂,老子关心儿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金南俊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最近怎么回事,脾气更加的难以捉摸了,开个玩笑讲个荤段子在男生之间不是常事儿吗,怎么就炸毛了呢?
金南俊觉得自己的爱人三观真是太正了,温室里长大的小孩儿,只要他面前露出一点点“坏”的苗头,恭喜你,就晴儿等着被判死罪吧。
死上加死,死了又死,金南俊觉得自己心上,真的满是疮痍啊。
殊不知,金硕珍只是对他这样而已,别扭的粉红小猪只是不懂得控制自己这没由来的奇怪情绪而已,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恋爱了而已,呵呵。
纵然这位主儿那么难伺候,咱也得伺候不是,谁让我金南俊就喜欢你了呢,真是造孽啊,金南俊默默地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
“硕珍哥。”
“……”
“硕珍啊。”
“……”
“阿珍?”
“你到底想干什么?!”
金硕珍放下手里的复习资料,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某人,想起了什么,又羞又恼的窜上一股无名火地吼了他。
“不知道图书馆禁止喧哗吗,啊?”
“知道…可是你不理我嘛…”
金南俊心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你在大声喧哗啊,哥。
“谁让你每天跟我开黄腔,一天到晚,没个正行儿!”
“……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你别不理我。”
金南俊觉得自己是脑子坏了听信了班里那群腐女的谗言,肠子都要悔青了,硕珍不理自己都怪她们啊,嘤嘤嘤。
大概是话说得有点儿重,金硕珍也放软了语气,跟哄小孩儿似的拍拍前面大型犬类的头,安慰地“越描越黑”:
“你也别不高兴了,我…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不是讨厌你…”
“你忙你的吧,人生不就是这样嘛,差别待遇什么的,我不在意的……”
得,这位亲故还是生气了,现在都开始满嘴跑反话了,这梗估计得说一辈子吧,唉!等等,我为什么要用“一辈子”这仨字儿?!
金硕珍拍打着自己的脸,哦莫,那种奇怪的心悸又来了,疼痛飞走吧!
“你怎么了?”
金南俊看着他奇怪的举动略微皱眉,一脸的不解,这又玩得哪门子的花,该不会又要变着法儿的整我吧?!
“我渴了,你,去给我买饮料去,顺便再带点儿零食回来!”
“常吃零食不好…”
说完金南俊就后悔了,跟这位哥在吃上驳辩可是人生大忌啊。
果然,收到了金硕珍的一记眼刀,千刀万剐的那种。
于是,金南俊极不情愿地站起身往外走,要知道,图书馆和学校超市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远啊。
好在熟知这位哥儿的日常喜好,零食购进节省了大部分时间,虽然饮料在常温和冰镇间纠结了一会儿,但也算是快吧,可是来回跑路就花了整整二十分钟,这还是在迈开长腿努力奔跑的状态下!
辛辛苦苦跑回图书馆连水都没捞着喝的金.真倒霉.南俊xi,看到了趴在桌上睡得倍儿香的某位哥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哥就连睡着的样子,都是好看的啊,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他的身上,金发好像闪着光,衬着那脸,精致得不忍触摸,白衬衣微敞的领口下,锁骨若隐若现,白里透红的皮肤也带上了阳光的温度,看得金南俊心里暖暖的。
“阿珍?”
不大不小地唤了一声,想要叫醒他,却又不想打扰他的美梦,金南俊犹豫地放下了塑料袋,撑着头细细地观察着。
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看周围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这边,金南俊冒出了个大胆的想法。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像是怕眼前的人反悔似的,金南俊弯下腰,飞快的在金硕珍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好像,比想象中还要甜呢。
像是偷了糖的小孩儿,金南俊此刻的心都要高兴得融化了。
趴在桌上的金硕珍不想承认,其实在那人儿说着话的时候自己就醒了,但还不太清醒的意识和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而麻木的肢体并没有允许他立刻爬起来。
大约是过了两秒钟,缓冲完毕准备起身的金硕珍感觉嘴唇上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就算再傻白甜,他也不可能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于是,金.纯情.恋爱初丁.硕珍的心又开始突突突的乱跳。
算了,我还是不要起了吧,金硕珍趴在桌子上想。

TBC

评论
热度(18)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