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石头


糖鸡

##

朴智旻在旅游的景点儿捡了颗神奇的鹅卵石。

银灰色的,还带点鹅黄色的斑点,像是落上了星星,让人爱不释手。

说它神奇,不仅是因为它的花纹,还因为这颗石头它会说话。

石头跟朴智旻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叫闵玧其,爱好是睡觉。

起初朴智旻也是无法接受的,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种设定。

后来甚至宝贝到把它放在自己的枕边,每晚要和它一起入睡。

“我要去上课了,你好好待在家里!”

“嗯…”

回答他的永远都是这种慵懒的语调,倒像是真的睡眠不足,吐出来的字儿也少的惊人。

闵玧其的话很少,所以朴智旻总是故意找话说,为的就是多听听它的声音。

这就是一人一石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但这种日常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因为发生了更加奇怪的事情。

石头开始越长越大,短短半个月的功夫就长到了半个单人床那么大,于是为了睡觉有足够的空位,朴智旻把它挪到了地上,就放在自己的床边,翻个身就能看到。

天气转凉,闵玧其哼哼唧唧地感冒了,带着浓重的鼻音问朴智旻要被子盖。

朴智旻也是惊讶不已,一颗石头也能感冒?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给它多找出一床被子盖上了。

转眼又过了半个月,石头已经大的放地上有些碍事儿了,所以早上出门前,朴智旻把它竖起来摆到窗户旁边,到晚上睡觉了再把它放倒给它盖上被子。

那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石头竖起来都比朴智旻高了一点点了。

朴智旻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准备去上课,临走又倒回来跟闵玧其道了个别。

可这次得到的回答是:“朴智旻,回见!”

话音落毕还有轻快的笑音,朴智旻吓得转身就跑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刚到玄关就听到卧室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朴智旻抄起厨房的菜刀,谨慎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个皮肤白皙的银灰发色的男子,正裸着上身翻着衣橱找着什么。

我去,这后颈线,这腰线,真是……啧啧。

男子听到声音回过头,冷漠的表情立马带了那么点儿温柔。

“你是谁,在我家干什么!”

“呵,你这小身板儿,还想拿这玩意儿治住人?”

瞥到了颤颤巍巍的朴智旻手里握着的菜刀,皱着眉嘲讽的一笑,走上前一个反手就轻易地夺了刀转而放到了桌子上。

啧啧,毫无威慑力呢。

“你…你…别过来!”

灵巧纤长的手指几下就擦净了朴智旻鼻子下面流出的温热液体。

“好,我不过来,那你也得先把鼻血擦擦吧。”

“……”

朴智旻的耳朵登时窜上了一抹红,准确的说,是整个脸都红了。

“喂,朴智旻,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还同床共枕了那么多个晚上呢,你可真是薄情啊。”

见面前的人一脸呆滞的样子,闵玧其勾了勾嘴角继续说: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闵玧其,爱好是睡觉。”

揉了揉少年柔软的黑发,靠近耳朵的性感酒嗓吐出了一句让朴智旻瞬间血空的话:

“以后…请多多指教咯,鸡米尼…”

“……啊,内…莫?!”

END

评论
热度(21)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