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Heal part.5


主糖鸡 副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朴智旻视角】

闵玧其这个人,还真是生的漂亮呢,但,这种漂亮谁都可以靠近,唯独我,不可以。 
像坠着明星一样闪耀的银灰色发丝,几近透明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下颚线,略带严肃的冷漠神情,好看的脸,还有那一身洁白无瑕的禁欲系大褂,都是吸引人眼球的最好焦点。
这些天忙闲下来,脑海中就会出现这样的画面,甚至在梦里,也没有轻易地放过我。
手机的突然震动拉回我飘远的思绪,看了眼,又是最不想也最不该熟悉的备注,默默地叹了口气。
自从吃过被骗的那顿午饭后,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想要跟我聊聊,我不太懂他这种莫名的执着出自何处,但我并不想与他有太多接触。 
他偶尔会发一些关心的短信,内容不长,语气也得当,既不生疏,也不亲密。
我从来不回,但他好像也不太在乎,像是例行公事,居然每天按时按点地进行。
大二下半学期的课程没那么繁多了,闵玧其提醒的返院复查我也会抽空去,当然,是瞒着我妈和同学的,不是对他怎么样,仅是出于对自己身体的负责,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不能再倒下了。
我妈工作忙,空闲时间我也会去我妈的4S店里,晚上还要去‘皇城’打工,三点一线的生活也许累,但我觉得很好,那样我就不会想些有的没的。
比如,我会想,若是没有之前的事,我和闵玧其可能会是朋友,那种无话不谈却又彼此珍重的君子之交。 
但生活哪有那么多的假设啊,在穿上衣时不小心触到的那道动完手术留下的浅色疤痕,突兀地嵌在皮肤里,就像是一颗刺,扎在我的心上,时刻提醒着我有些东西是不能逾越的,而且,是无法挽回的。 
其实,我也知道,我不该埋怨闵玧其,他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但每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我都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用那些恶毒的话语伤人,伤他,也伤我自己。 
夏天的雨,带着闷热的温度粘稠地落下来,滴在地上溅起的水花都好像在抱怨着大地的嫌弃,断断续续,又嘈杂得让人心烦。 
我的头靠在公交车的窗户上,闭着眼想要小憩一会儿,毕竟熬了个通宵码报告,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紧赶慢赶地又淋了雨,身体有些吃不消。 
末班车消极地在雨中行驶,磕磕绊绊得打乱了我浅眠的节奏,不想睁开眼却又睡不着,恍惚间已经过了好几个站了罢,我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回家的时间。 
这个家,有点“名存实亡”,自从少了一个人后,我妈经常加班不回来住,只有我自己偶尔回来打扫一下屋子做个饭什么的,所以,孤独,是我最不陌生的感觉。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冲了个热水澡出来,暗着的客厅里,电视是唯一的光源,八点档的肥皂剧还在放着,我换了身居家服,坐在沙发上擦着半干的头发整理着写完的报告。 
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响起,都这个点儿了,谁啊?借着走廊的昏黄看清了门外的人,我有点激动地扭动把手。 
“哥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呵,不闹你了,我今天下午刚到的,先去了你妈的店里一趟,然后来找的你。” 
听到硕珍哥的声音就觉得亲切,时隔两年,鼻子竟有点泛酸。 
“智旻啊,收留哥一段时间吧,等哥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搬走,哥跟你保证!” 
“说什么搬走,我巴不得有人来陪陪我呢,哥要是来住的话,我就把学校的宿退了跟哥一起住!” 
“哈哈哈,我们智旻真是可爱呢!” 
“伞放门口吧,哥快进来啊,真是想死哥了!” 
“好。” 
我接过他手中提着的行李箱和各种大小盒子,拉着他就往屋里拽。 
“你还在吃这些东西啊,我记得小的时候你身体就不怎么好,比同龄人瘦很多,伯父伯母就老让你吃这些营养品。” 
我在厨房给硕珍哥倒水,听到他对着饭桌上的瓶瓶罐罐一番感慨。 
“没想到哥还记得啊,是啊,这些东西是真没少吃,可也没见有多大作用,我现在还是老样子,体弱多病的。” 
递上温热的水杯,他对我微微一笑,仿佛这一瞬间我们又回到了以前,他,是那个温柔亲切的邻家大哥哥,而我,还是那个喜欢缠着他和爸妈的小屁孩儿。 
“吃饭了吗?” 
“一天没吃了,哥给做点儿吧~” 
“那你先看会儿电视等着。” 
“好。” 
喉咙干涩得发疼,我从冰箱里拿出罐柠檬汽水,又坐回沙发翻报告去了。 
“哥,我不吃辣!” 
特大声地嘱咐了一句,换来硕珍哥的轻笑。 
“知道啦,你们一家人都口味淡嘛。” 
“哥,我现在连刺激性的都不吃了。” 
爸刚走的那段时间里,我为了麻痹自己每天喝酒,胃大概也是那时候弄坏的,我妈知道后凶了我一顿,那之后便是滴酒不沾了,只不过,病根儿还是撂下了。 
硕珍哥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局促地问道: 
“……是因为…伯父吗?” 
“算是吧…” 
我没抬头,却好像能感受到他投过来的关心的眼神,拿着笔的手顿了一下,又接着标记起重点。 
“不过,那事儿已经过去了。” 
抬头冲哥安慰地一笑,直到吃完饭,我们谁都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哥以后睡我那屋,我去别的屋睡。”
整理完床铺,我抱着夏凉被倚着门跟收拾行李的硕珍哥说。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打个地铺睡你床边就好,这样开空调还省电。”
“哥你什么时候这么省了?!”
我有些想笑地看着独自打地铺的他,明明是个富二代来着,过得倒比我还拮据。
“你以后参加工作自己挣钱了就不会这么想了,我也不能老在你家白吃白喝的,等着我的餐厅开了业,记得去捧场,算你会员价!”
“哥你要开餐厅啊?!”
撑着头躺在床上看着下面躺得跟个小公主样儿的硕珍哥,抓起夏凉被盖上肚子,双腿交叠,吹着空调,惬意舒爽。
“对啊,我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哥的尾音都高兴得飘了起来,露着两只手在被子外面,像只乖巧的松鼠。
说起来,我还挺羡慕硕珍哥的,成绩优异,貌美,人又好,从小除了吃没别的什么爱好,现在愣是把这唯一的爱好发展成了事业!
不一会儿,就听到旁边传来轻微的鼾声,我望着天花板失眠,翻来翻去的怕吵着哥,索性直接坐了起来。
“嗡嗡——”
一条未读短信,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揣起手机,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拿起了茶几上那罐没喝完的柠檬汽水一饮而尽。
闭着眼窝进沙发,可怎么都没有睡意,躺了好一会儿,感觉胃有点儿疼,坏了!家里可没有胃药!
我蜷起双腿抱坐在地板上,钻心的疼痛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大脑却飞速地转着,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难道……要找他吗,本来手术那事儿就欠着份儿人情,而且现在都十一点了!
抹去了那些杂念,我拿出手机拨了那个最不想拨的号码。
电话通的很快,让我有种他一直在守着手机等我电话的错觉,但错不错觉的我现在没心思细想了。
“……闵…玧其…”
强装的虚势瞬间一败涂地,简单的三个字都像是用尽了力气吐出来的。
“我在,你…你怎么了?!”
听着电话那头略带惊慌的酒嗓,我轻笑了一声,喘匀了气,颤颤巍巍地继续:
“……拿着胃药,来…来我家…地址是……”
“好,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到!”
没等我再说什么,电话就被挂了,我疲惫地垂着眼皮看着周围的一片漆黑,安静的客厅,煎熬的等待。
我,是沙岸上搁浅绝望的鲸,孤独,是潮湿冰冷的海水,猝不及防,一下子涌了上来,漫过海岸上的一切,熟悉却又令我窒息。
我用力地抱着自己,把头埋进腿窝里。
脑袋昏昏沉沉的,听着秒针的转动声,又很没骨气地晕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7)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