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致你的我的青葱岁月 part.6


千我

中篇 已完结

##

晚上吃过饭,我在房间里正写着作业,门口传来妈妈打电话的声音。
“哦,是嘛,太好了,太好了!”
接下来的寒暄我没太听清,声音渐行渐远后,我的房间门被打开了,妈妈提着个饭盒进来了,我看了眼,满满一盒好吃的糕点。
“夜宵?”
伸手要去打开盖子,然后手背就挨了打。
“不是给你的,去,给云宏送去。”
又是宋云宏,我下午才骂过他,怎么好意思去送!
“作业没写完呢,我不去!”
“你去不去?!”
“我不去!”
最后我还是被老妈提溜到了门口,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抱着饭盒刚要反抗,嘭的一声,我妈把门关了。
于是我十分尴尬地穿着背心和短裤就去了,敲了敲门。
“小笛,你怎么来了?”
“阿姨好,我妈让我给云宏送点糕点。”
“快快快,进来坐吧。”
我看了眼自己的打扮,实在不适合进去坐坐。
“不了不了,我送下就回去了。”
“你这孩子,进来坐坐吧。”
最后,还是被阿姨一把拉进了屋里,这些人,怎么从来不听我说什么呢……我尴尬地抱着饭盒端坐在沙发上到处看。
“那个…怎么没看见叔叔啊?”
“你叔叔出差了,下个月才能回来呢。”
“……哦。”
“真巧,云宏刚从谢师宴回来,在房间里,要不我把他叫出来,你跟他说说话?”
我没什么表示,既没同意也没拒绝,阿姨冲着房间叫了两声,无人应答。
“……要不,我进去和他说说话吧。”
我笑了笑,为了避免阿姨将我毫无防备地拽进房间,这次,我还是自己去得了。
打开门,昏暗的房间里只开了台灯,宋云宏躺在床上,一只手挡着眼睛,一副很累的样子。
听到开门声,他也没什么动作,懒懒地开口:
“回来的时候就跟你说了,不吃了,别给我做了。”
把我当成阿姨了?我走到他的书桌旁坐下,抱着饭盒看着他说:
“……真不巧,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
他换了个姿势,倚在床头看着我,愣了一会儿才说:
“你怎么来了?”
“我妈让我来给你送糕点。”
他接过饭盒,打开了盖子,拿起一块桂花酥就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不是不吃吗?”
“我不是混蛋吗,混蛋说的话,哪儿能算数。”
“……”
我默默地看着他吃完那一整块桂花酥,然后重新盖好了饭盒。
“怎么不吃了?”
“……不想吃了。”
他嘴一撅,侧过身,手撑着头躺在床上看着我。
“你坐过来点…”
我把椅子往前挪了挪。
“再过来点…”
我又挪了挪。
“好啦…”
他往前伸了伸手,狡黠的一笑,拉着我使劲一拽,椅子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而我倒在了宽敞的床上。
我撑起身子重新在床沿坐好,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笑得妖艳无比。
“你这个…”
“混蛋是吗?你有没有别的词儿啊,老是这一句。”
不想理他,转身去扶倒了的椅子,又被他一手拽了回来。
“你让它倒那儿吧,等会儿我扶。”
“哦…”
“决赛那天,你没来吧,为什么跟我撒谎?”
他扣着我的手腕,眼神锐利得像只鹰。
“我…我不想让你失望,之前那样答应你了…老师让我扶着运动员去医务室了,我走不开…你…生气了吧。”
我越说越小声,越说越没有底气,手指也开始胡乱地纠缠。
“其实…我气的是,后来我说我要去S大,你却是那种反应,我…挺失望的。”
“那不是你一直的梦想吗,我要是死缠烂打地留住了你,对你不公平。”
我有些委屈,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声音里带上了不自觉的哭腔。
他坐起来,凑近了些,握着我的手语气缓和了许多。
“那你就这么耽误着我,对我就公平吗?”
欲加之罪,我什么时候耽误你了,怎么能这么混蛋啊,什么事儿都怪到我身上!
“都是我的错,你开心了吧?!”
忍了很久的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其实…那天我本来不是想跟你说那话的,我有别的话要说…”
他抬起手用指腹抹去了我脸上的泪,有些无奈地理了理我的头发。
“……那你本来要说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捏起我的下巴,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了唇上柔软的触感。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放大的脸,愣了一下就迅速地推开了他。
“那是我的初吻啊,你这个…”
“混蛋是吗?你总这样说我,不真混蛋一回还真对不起这个称号!”
我扬起右手就要给他一记手刀,但被他一下制住背到了身后,他嘴角一勾,又吻上来。
他吻得又急又凶,手也不知何时扣住了我的腰,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在我的城池里攻城略地。
我挣脱不了,气极地咬了他一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瞬间充斥了口腔,他松开了我,隔着一段距离,看着我的表情有些神伤。
“你讨厌我吗?”
“……不。”
“那你喜欢我吗?”
“我…我不知道。”
“你…好吧,我认输,我喜欢你,从前是,现在也是,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如果能选择的话,我希望也会是。”
听到他的表白,我竟觉得之前的委屈都不重要了,原来一直是我在和自己兜圈子,想到这儿,我突然就笑了。
“你笑什么啊!我喜欢你这么好笑啊?!”
“对啊,因为我发现我可能也是!”
“也是什么?”
“宋云宏,我可能喜欢你吧,不然我听到你表白,怎么会这么开心。”
“傻子…”
“你才傻!”
“别争了,都傻,都傻,行了吧。”
他揽过我又亲了一下,我这才后知后觉地脸红起来。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那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您老儿早些休息吧!”
“那我送你到门口。”
“……”
这些人果然没有一个听我说话的。
跟阿姨道了别,宋云宏倚在门上和我对视。
“你进去吧…呃…伤口记得处理一下。”
“外边起风了,你披上件衣服再走。”
他说完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我身上,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说:
“还有…晚安。”
温柔低沉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刚有降温趋势的脸又开始发烫。
“……你也是…晚安。”
我几乎是捂着耳朵逃走的,回到家以后躲进房间就开始炸毛,在床上翻滚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自己这是迟来的少女心作怪啊。
十年的竹马相伴,终于是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点,此后,我会以一个新的身份,继续待在你身边。
没有轰轰烈烈,趋于无休止波动起伏的那条线才是大多数人的青春。
愿你们都能遇到这样一个人,闪亮却不张扬,满足你所有最初懵懂稚嫩的幻想。
致你的我的青葱岁月。

END

##(以下是个人吐槽,与文无关,慎入)
这篇文本来就是个千我的脑洞,原想铺垫一下写个长篇,但由于我这个人太懒,于是他们三个的故事就分开写了,名字用的《小别离》的,因为用本名我的尴尬癌就要犯了_(√ ζ ε:)_
我知道,文笔很烂,结局也很烂尾,但我这个人写文就这样,比较随性。
开坑很多,弃坑简直家常便饭,经常是两个人在一起了,感觉也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大一下学期的文,一直没处发,这两天没什么脑洞才翻出来以前写的,看了看,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为啥这样,感觉好羞耻(*´艸`*)可能中了邪吧…就添了个结尾发上来了。
现在写文越来越短小,还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妈让我多发些散文,我笑着告诉她那是我初中干的事儿,早就没再写了。
其实是现在想写也写不出来了ಠ_ಠ
废话太多招人嫌,你们别嫌弃我(இωஇ )
好啦,想说的就这些,对于这样一个宛若智障的我,请你们多多包涵!!!

评论
热度(8)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