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致你的我的青葱岁月 part.5


千我

中篇 已完结

##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宋云宏闭关了,住回了学校的宿舍,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初中的最后一年,不过,不同的是,没有人再回来看我了,而我想他,似乎也变得更加严重。
上数学课的时候不小心走神被老师逮了,课后被叫到办公室训话。
“叶笛,你平常也不是这样的学生啊,怎么会上课走神呢,你的数学成绩要是能再提一提,总分能上去一大截。”
数学老师拿出我们的成绩表,把我的那一栏圈了出来。
“你也别怪老师抓你抓的严,你也知道,上一级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
她话还没说完,我听到高考的时候,毫无察觉,一滴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也没说你什么…你别哭啊,下次别这样了,你先回去吧。”
从办公室出来到教室的一路我都红着眼眶,坐到座位上时顾雯霏问我怎么了,我就抽了下鼻子说没什么。
放学以后,去了附近的奶茶店点了杯圣代,坐在那儿吃的时候又想起了数学老师的话,鼻头一酸,又哭了起来。
眼泪混着冰激凌一起吃到了嘴里,大概是样子太狰狞,店员从柜台后面走出来拍了拍我的肩,我并不想理他。
“……大姐,你别哭了,你把我们这儿的客人都吓跑了!”
我擦了擦泪,看了下周围,除了我根本没有人。
“……就…没有人,还要怪我…”
店员摘下口罩,很是无奈地跟我说:
“……大姐,我打份工不容易,您能不能行行好别在这儿添乱了啊?!”
叫谁大姐呢,没看见我穿着校服啊!我一瞥,卧槽,这不是楚扬嘛!吓得我勺子都掉了,碰在玻璃容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搬了张椅子坐到我旁边,人高马大的挤在个小藤椅上委实有点好笑。
“反正现在店里没什么人,我来给你开导开导。”
“开导什么?”
他递给我一叠餐巾纸,我接过,道了声谢,然后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你刚才哭什么啊?”
“情绪不好就哭了,哪有什么为什么…”
说实话,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
“总要有个理由吧,友情、爱情、亲情、同情……”
楚扬掰着指头一个一个地数,我拿起勺子戳了戳玻璃杯里化掉的冰。
“……那就友情吧。”
“肯定是女生之间闹别扭,正常现象。”
“怎么就不能是男的了?”
“哦……我知道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他说完还十分自信地打了个响指,我翻了个白眼。
“呵呵…你懂得还真多呀…”
“吵架了吧,肯定是吵架了!”
“没吵。”
“……”
“谢谢你的开导,我先走了。”
在楚扬的一脸错愕中推开门走了出去,街上有些拥挤,这个点儿是大人下班的时间了。
一个人沿着街边游荡,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河堤,捡起地上一块个头挺大的石子,朝着河水就扔了过去。
“宋云宏你这个混蛋,你要走了不早告诉我,现在才说,就知道欺负我!”
远处传来火车的鸣笛声,我颓然地坐在草坪上,看着潺潺的流水,又开始发呆。
回到家时,爸爸已经做好了饭,看到我回来,给我拉出了椅子就往门口走去。
“怎么才回来?”
“……路上堵车耽误了。”
“你先吃着,我去接你妈。”
我点点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看着面前的菜,扒了几口米饭就回房间做作业去了。
高考倒计时还有一天的时候,高温折磨得我已是奄奄一息,我趴在课桌上,看着顾雯霏在我面前摇着玻璃瓶里的水。
“……你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每天心不在焉的。”
我没有答话,很是认真地盯着面前晃来晃去的液体。
“想去看他就去吧,明天就是高考了…”
“不想。”
“你不想才有鬼呢!”
顾雯霏推着我,一路从我们教室推到他们教室,李想倚在窗户旁看书,看到我们才走了出来。
“你来找云宏吗,他现在不在…要不你在这儿等一会儿?”
“……不了,不了。”
我摆摆手,领着顾雯霏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我卧在床上打开手机给宋云宏发了条语音。
“考试加油!”
一分钟过去了,没回,两分钟,三分钟……最后,我等到自己睡过去了。
学校放假的两天,我去附近大学的图书馆呆了两天。
举行毕业典礼的下午,高二有课,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翘了课就往学校的礼堂跑。
路过操场的时候,正在训练的楚扬拦住了我。
“你干嘛啊?!”
我没好气地问。
“你不去上课,要去哪儿啊?”
“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儿啊!”
“……你上次不是说要报恩嘛?”
“怎么了?”
“你不是学生会的吗,帮我弄张假条吧,今天不想训练了。”
“……好。”
为了避免他的继续纠缠,我翻了翻包找出了一张盖了章没写名字的假条。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好好!”
楚扬接了假条,我就继续往礼堂走,好在典礼已经开始了,推开门的时候也没有人注意到我,找了最后一排的空位坐下。
“你来干什么?!”
我看着旁边跟我一同坐下的楚扬,抚了下额头无奈地问他。
“翘了训练没地儿去,来这听听吧那就。”
我不再理他,专心致志地看毕业典礼,他们都换上了学士服,我看了看自己的校服和楚扬的训练服,很是突兀。
地中海领导讲完话,就换了李想上去,然后是宋云宏,他们都讲完话了,新的学生会主席走上台,完成交接仪式。
我拿起相机,把台上穿学士服的宋云宏的一颦一笑,全都记录下来。
典礼快结束的时候,避免被逮到,我和楚扬提前出了礼堂,等到穿着学士服沉浸在喜悦中的学长学姐们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人注意到我们了。
我看了看晴朗的天空,心情有些低落的往回走,旁边喋喋不休楚扬嘟噜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见。
走到操场边的小树林时,我看了眼空荡荡的篮球架,这里,大概再也不会有我熟悉的身影了。
刚感叹了一下,就被楚扬拉到了灌木丛,他按着我的脑袋强迫我和他一起蹲下,我刚要说话,他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对面。
我狐疑地透过叶间的缝隙朝对面看去,是个穿着学士服的学姐,脸颊泛着红晕,手也紧张到握起了拳,应该是在表白吧。
接着向另一边转去,好死不死的,那不是宋云宏吗?!他拿着毕业证,正笑容温和地看着那个学姐。
“……云宏。”
云宏也是你叫的!我简直想冲过去打她。
“我喜欢你很久了,之前想告诉你的,但是怕耽误你学习…”
宋云宏沉默了一会儿,面色为难,没有梨涡,浅浅的一笑。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我…有喜欢的人了。”
前半句我还听着很受用,后半句听完我就感觉自己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有喜欢的人?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关系那么好,我却从来不知道!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近一个月来的委屈全都堵在了心口,好像之前想不通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有了答案。
不顾楚扬的阻拦,我站起来指着宋云宏。
“宋云宏你这个混蛋!”
说完就在他惊异的表情中逃之夭夭,今天,真是怂到家了。
回教室的时候,放学后的教室里不剩几个人,顾雯霏跟我说:
“老师那边,我说你不舒服去医务室了,回头你别说漏了。”
“好…”

TBC

评论
热度(5)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