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致你的我的青葱岁月 part.4


千我

中篇 已完结

##

第二天下午的最后一场是百米决赛,午觉睡过了头,匆匆忙忙地赶到现场,迎面碰上了从主席台走下来的李想和王峻。
“学长好!”
我停下来尊敬地打了招呼,李想点了点头,王峻笑了笑指着我鼓鼓囊囊的书包问:
“你包里放的什么啊,那么鼓,是不是偷藏了好吃的?!快,拿出来分分!”
我闻言,放下书包,从里面拿出了拍摄设备往王峻那儿一送。
“那学长你快吃了吧!”
“切…还以为是吃的呢。”
王峻努了努嘴,一脸小孩儿样,搭上李想的肩膀。
“咱们走吧,我本来以为能要到好吃的呢!”
李想无奈地一笑。
“照片拍的怎么样了?”
我骄傲地比了个OK的手势,一切到目前为止都是完美的。
“哎,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照片…”
“她给校报的运动会专栏拍照片。”
我看着李想一本正经地跟王峻胡说八道,知道他是为了避免说了真相王峻又要追问些有的没的我没法回答,于是,想笑又不敢笑。
“哦…这样。”
“那你好好拍,我们先走了,别忘了去给云宏加油。”
李想拍拍我的肩,笑得我感觉自己如沐春风。
“对对对,一定不要忘记去给云宏加油!”
送走这两尊大神,我才到了工作地点,今天要待在沙坑这边,心里不禁发愁,等会儿怎么抽出时间去拍他的决赛啊。
跳远项目已经开始了,我蹲在沙坑里心不在焉地测量成绩,偶尔瞥一眼旁边跳高的运动员,耳朵还时刻关注着广播里的动静。
“两米一五。”
我报完成绩,又回头望了望远处的跑道,好在还来得及。
三级跳开始的第一名运动员就是楚扬,要不是心里挂着事儿,我倒是乐意看看这位体育生优美的身姿。
试跳第二次的时候,我还蹲在沙坑里低着头等着看成绩,就被起跳失误的楚扬一下子撞倒了,跄了一身土,我白了他一眼,这货到底是不是体育生啊,练这么些年了起跳也能失误。
饶是楚扬长得再清秀,我之前对他再有好的印象,此刻我也只会觉得他是个不够专业的傻缺,看着他崴到脚倒在沙地里痛苦的样子,不忍地伸出手拉起了他,太沉了!
这时,广播里传来要准备进行百米决赛的消息,他还没站稳,我吓得一下子撒了手,拿起书包就准备走。
旁边的几个体育老师拦住了我,然后开始给楚扬做紧急处理,我站在一旁不能走,气得直跺脚。
“同学,你过来用水给他降降温。”
我急得出了一身汗,翻开包看到了给宋云宏准备的常温矿泉水,这瓶自然是不能用的,转到另一边,是我自己要喝的水,唉,算了,用我自己的吧,心一横,拿了出来。
“快点,快!”
催什么催!烦死了,我嘴里嘟囔着拧开瓶盖儿,又想起百米决赛,频频回头,于是,冰凉的水在几个体育老师目瞪口呆地注视下顺着瓶子流出来,直直地落到了楚扬的头上。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
反正水我倒完了,要是不够,要拿我包里的另一瓶,那我就跟他们拼命!
“还想走?!把楚扬扶到医务室去。”
等那几个体育老师走远后,我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给顾雯霏去了个电话。
“雯霏,我要陪别人去趟医务室,可能赶不上云宏的比赛了,你帮我拍他吧,交给别人我不放心!设备在我这儿。”
“那…好吧,那你在哪儿啊?”
“我在沙坑这边,设备在书包里,我把包放在工作人员这儿了,记得去拿,嗯…我先走了!”
挂了电话,跟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我才留下包,转身扶起了并不怎么开心的楚扬向医务室走去。
“大哥,你好沉啊…”
我看了眼挂在肩上带着肌肉的手臂。
“你走慢点…”
楚扬有些虚弱地说,语气里是满满的不耐烦。
我们谁也瞧不起谁地到了医务室,校医问了下情况,才开始给躺在床上的楚扬做检查。
我背对着他们盘着腿坐在另一张床上,撑着脸望着门外郁郁葱葱的大树,耳朵里全是广播里不太清晰的加油声。
校医出去了,只剩我们两个相顾无言,我拿出手机盯着锁屏上的时间发呆,屏幕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反反复复。
楚扬拿起了桌边的校报看了起来,拒绝跟我有任何互动,我看了眼停在树上不停鸣叫的蝉,叹了口气。
这时,手机响了,是顾雯霏。
“比赛结束了,你还没回来吗?我在看台这边等你。”
“我…我不知道几点能回去,等我回去的时候去找你吧。”
“嗯…快点回来。”
“好…我尽量。”
苦笑了一下,楚扬在身后说了一句话,让我乐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他说,要不你走吧。
“当真?”
楚扬一个字也不想多说地嗯了一声。
“大恩大德,来日必报,今天我赶时间,谢谢你了,恩人!”
忽略掉楚扬的一脸疑惑,自觉已经冰释前嫌的我抓起放在床上的手机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回到操场时,广播里正好播到他的名次,第二名,挺不错的了,毕竟第一名是体育生嘛,这样想着,加快了脚步。
回到看台,顾雯霏拿着设备叫住了我。
“颁奖了,快看看吧。”
我接过大炮,对准了她指的方向,宋云宏站在领奖台上,胸前挂着礼仪小姐给他戴上的银牌,嘴角勾了勾,似乎不怎么开心。
按了几下快门,跟顾雯霏道了谢,才跑下去找宋云宏的影子。
怎么都寻不到,人群很快淹没了我,我握着手里的那瓶水,背着沉甸甸的书包,不知所措地在跑道上站了很久。
一直到收工作牌和帽子时,我都没有见到他,看了眼自己忙活了一下午都没来得及洗的脏手,无奈地去了洗手间。
冰凉的水触及皮肤带来了一阵清爽,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后,我拧上了水龙头,对着镜子拆了头绳儿,拿出梳子梳了又梳,总是不太满意。
向来粗枝大叶的我突然冒出了这种爱美的小女生念头,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内心又无比雀跃。
等会儿在开会的教室,宋云宏会说些什么呢,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一路上,蝉鸣声都让我心情愉悦,慌乱的心跳根本停不下来,嘴角还泛起了笑。
这时间,校园里已没什么人在了,我从两座楼之间的走廊穿过时,刚好碰上了从对面走来的宋云宏,于是,我们看着彼此一起停了下来。
“……你来看决赛了吗?”
“嗯…”
下意识地就撒了谎,我答应过他,自然不想让他失望。
“……你…算了,无所谓了…”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宋云宏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平淡地开了口:
“……我大学要去S大。”
我愣了一下,S大,是他所一直憧憬的学校,也是他父母早就看好的大学,他的成绩,考上是情理之中的事,对于他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S大在南方,长久岁月里的陪伴,让我在这一刻突然有点想哭。
“……S大挺好的,真的很好…”
前一句是对他说的,后一句却是在安慰自己。
作为朋友,我是应该替他高兴的吧,扯扯嘴角,尽量露出自然的笑容。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我点点头,把喉咙的哽咽隐藏的很好。
“我知道了…”
他苦涩地一笑,有些颓然地低下了头。
回去的路上,我感受着盛夏里的不断攀升的温度,又转头看着宋云宏的侧脸,我知道,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容我们这样挥霍了。

TBC

评论
热度(5)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