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致你的我的青葱岁月 part.2


千我

中篇 已完结

##

第二天下午,学生会开会交代了一下运动会的任务分配,其他干事领完志愿者服后满心欢喜地离开了,于是,又如平常那样,只剩下李想、宋云宏、王峻,还有似乎不该和风云人物们同框的我。
领到最后一身XXL号志愿者服的我生无可恋,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挺尸,而他们三人还在一边整理材料一边愉快地聊天。
“云宏,你真是恶趣味!”
王峻笑着调侃,拿起一摞按时间顺序理好的纸张熟练地钉着订书机,每钉一下,我趴的桌子就震一下,我就适时地跟着节奏像台缝纫机一样在桌子上磕磕嗒嗒。
而后我听到了宋云宏的笑声,却不知道在笑什么。
坐在我对面的李想翻着厚厚的书页,掀起一阵风,吹的我头皮发麻,然后学生会主席沉稳的声音就炸开来。
“云宏,我觉得,学校的女生都应该好好的了解了解你了,你真的太腹黑了。”
对对对,她们都被宋云宏的表象所迷惑了,他那么喜欢欺负人一定是个腹黑,然而,那时我不知道,他并不是谁都欺负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只记得,听完后我立马作死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当即伸出大拇指为敢于说真话的李想点了个赞,然后鄙视地看了一眼宋云宏。
“去,有你什么事儿,在这儿偷听我们说话。”
好笑,谁要偷听你们说话,根本就不想听好嘛!嘁,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抄起桌上的XXL号的志愿者服就要朝宋云宏扔过去。
王峻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李想也很不人道地笑起来,宋云宏双手环胸坐在那儿一脸平静地看着我炸毛。
“我不听,我走啦,今天你一个人回家吧!”
另一只手潇洒地拎起书包,带着一身铮铮傲骨,很有尊严地头也不回,然后走到了教室门口。
“唉唉唉,回来。”
我不,我就不,可是,腿为什么不听话?!身后又传来了李想和王峻的笑声,嗷嗷嗷,我真是要恨死自己的口嫌体直了!
“干嘛!”
“乖~去校门口等我。”
宋云宏你别这样好嘛,明知道我最吃这一套每次都用这招儿对付我!
从小到大,他都是“打一巴掌,再给个枣吃”地对我,每次无论吵的多凶,却总是以我的妥协了结,多少年后,我以为当时我真的生过气动过怒,回头看,才明白我们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乐在其中罢了。
之后,我真的乖乖地去校门口等了他,一路上,我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他真的笑得很开心。
回到家,我试穿了一下拿回来的XXL号志愿者服,嗯,看了眼穿衣镜中的自己,再练练绕口令,基本可以去说相声了。
自从宋云宏跟我说了要参加百米项目,每天下午的篮球时间就成了训练时间,于是,悲催的我由以前每天下午听学校女生在篮球场外叽叽喳喳转战到了披着校服顶着烈日在操场上看他跑圈,这个骚包还为此特地买了两双新跑鞋。
距离运动会还有两星期,学生会开会时突然宣告了个消息:我隔壁班要来个转校生,听说还是个练体育的。
徐爽知道后,他们班除了程婉全都炸了,还没来就开始各方打听消息,盼星星盼月亮,三天后,人来了。
下课铃一响,几乎全校都冲过去围堵了转校生,班里的人跑空了,我站在后门口啃着脆生生的苹果幸灾乐祸地遥望远处乌泱泱的人群。
“你怎么不过去看看?”
宋云宏不知何时出现的,从后面拍了我的肩膀,吓得我心跳停了一拍,他伸手接下了自由落体的苹果,然后将手背到身后。
“你吓死我了,属猫的吗,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惊魂未定的我平复了一下,朝他摊开手掌,示意他把我刚吃了两口的苹果还给我。
“你李想学长才是属猫的,学校的女生说,他笑起来啊这里有猫纹。”
他指了指自己脸颊上一笑就会出现两个小坑的位置,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谁要听你在这儿瞎掰扯,我要吃苹果!
“还我苹果!”
“校规第二十八条——禁止在教学区吃东西,这次没收了,下不为例。”
他以身高优势俯视我,在我面前得意地抛着战利品,我正在气头上,想也没想地冲回教室拿出藏在书包里的相机,对着宋云宏可恶的嘴脸按下了快门。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我拿着相机很是开心地笑,笑了好长时间,当我意识到哪里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已经呆滞的我,一步一步走过来,感受到危险气息的我也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终于,当我们都到达了空教室,他熟练地一脚踢上后门,把可怜的苹果投进一旁的垃圾桶里,我才知道,我大约是要死了。
相机里存的满满的照片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到的,想到这儿我疯了一般地跑回自己的座位把相机扔进了桌洞,然后坐下趴在桌上用身体死死地挡住。
紧闭着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嘭”的一声,他的双臂撑在了我的桌子上,温热的呼吸若有若无地喷向我的后颈,我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敢松懈分毫。
耳畔传来他低低的笑声,都不用细想,此刻被他圈在怀里,这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你…是自己交出来呢,还是…我来?”
真是够了,一句话非要拖长了说,呼吸放那么慢,再这么耗下去,我就要选择狗带了。
而他,似乎非常享受的样子,顿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
“乖~既然你不肯选,那…还是我来吧。”
你来什么?!我惊恐地睁开眼就开始挣扎,但很快就被正法,相机也十分自然地落到了他的手里。
依旧是被圈的姿势,他在我眼前翻看着这些照片:有打篮球时热血的他,有写作业时认真的他,有上台演讲时严肃的他,有趴在桌上睡觉时安静的他……很多,很多,多到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拍的了。
当和他一起看到这些时,我突然沉默了,而他,也默契得一声不吭,直到最后一张,画面定格在他刚刚得逞后的一脸骄傲。
“呃…你…就不解释一下?”
解释?我怎么解释?!我总不能一五一十地告诉他我正在利用他的美色赚钱吧,权衡了一下后,刚要坦白从宽的嘴又闭的更紧了。
其实,我也并非是毫无私心的,不记得是哪次审照片的时候开始的,我会留下一些喜欢的私藏起来,久而久之,相机都快存满了。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我懵逼地转过头看着他,卧槽,大哥,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转念一想,嗯,也不怪他,我要是个男生,大概也会这么想。
然而,他应该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嘴角还挂着未消的笑意,扬着眉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盯着我,心跳骤然加速,我摸了下自己的脸,感觉好像有些烫。
“呵呵…你摸脸干什么?”
说完又靠近了三分,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慢慢地飘近,夏季校服的衣领扣子开着一颗,精致的锁骨在我眼前无限放大,吓得我赶紧把脸转开,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
“我…我不知道!”
他开心地笑起来,笑够了才站直了身子,神经病,我暗暗地在心里骂道。
“行了,我不逗你了,快上课了,你那些同学也该回来了,我先走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眼门口,确实有很多人在往回走,再回头时,宋云宏已经从一楼的窗口跳出去了,这人儿,刚才说我的时候还振振有词的,接着就忘了校规第十七条——禁止攀爬校内一切护栏、窗户和铁网。
班里的女生一下子冲进来,看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个还很是惋惜地感叹刚刚明明看到云宏学长,怎么一转眼人儿就没了。
顾雯霏揽着我看了好长时间,我被看的浑身发毛,她才狡黠地一笑。
“你脸怎么那么红啊~”
“热的…”
说完还欲盖弥彰地扇了扇风,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
下午的物理课,老师又拖堂了,被轰炸得头痛欲裂的我,下课铃一响就抓起书包匆匆往三年级的开会教室跑。
走廊上,有个穿着训练服的男生很是惹眼。
擦肩而过时,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高高的个子,面容清秀,头发上还有未干的水。
他走路极快,步幅又大,几滴水珠甩在了我的校服领口,脖颈处的微凉让我一怔,停下来回头看着他,只是,背影在刺目的阳光中消失得太快了。
我知道,他,就是转校的体育生楚扬。
这一耽误,果不其然,迟到了。
“……不…不好意思,我…我迟到了…”
我扶着门急喘,俨然一副费力跑到这里的样子。
“坐下吧。”
征得李想主席的同意后,我才抱着书包灰溜溜地转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刚才都说什么了?”
胳膊肘倒了下王峻,小声地问他。
他翻开平常记东西的黑皮小本,打开钢笔的笔帽,在空白的一页上写下了今天的日期之后,转头回了我:
“会…还没开始呢。”
“叶笛,开会时不要窃窃私语。”
宋云宏话音一落,大家的目光纷纷向我投来,我只好低下头装作拿本子地翻书包,待李想又开始继续说话,才抬起头给了斜前方的宋云宏一记眼刀。
始作俑者甚是做作地双臂支起挡住口鼻,一副认真听讲的乖学生做派,可是,我刚好能看到 他勾起的嘴角。
“……烦人!”
我小声嘟囔,旁边王峻写字的手一停,转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不是说你…”
王峻无奈地扯了下嘴角,继续写会议记录。
李想不知道说了多久,我塞着耳机头低着听音乐,然后被宋云宏一下扯掉,争抢中他向我宣布:
“会早开完了,大家都走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确实又只剩了我们几个。
“开完了学长你不告诉我!”
王峻刚要张嘴,宋云宏抢先一步。
“你别怪你王峻学长了,谁让你自己一到小会就戴耳机听音乐,不知道也是自找的。”
王峻适时地点了点头,然后保持沉默,我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儿要办,就翻出了包里XXL号的志愿者服。
“这衣服能换不?”
“能换是能换,不过没号了。”
“那能不穿这个不?”
“你没听李想开会说的啊,志愿者服务当天必须穿志愿者服、佩戴牌子。”
“……”
谈判破裂,我心累地抚了把脸,然后花了一秒钟接受了现实。
“好了,我要去训练了。”
宋云宏的言外之意就是“跟班儿,你该收拾收拾跟我去操场了”,我认命地背起包跟上他的脚步。
背后传来李想、王峻清晰的“慢走不送”。
路上他问我开小会能不能不迟到,我本想跟他解释是因为老师拖堂,但想了一下后,十分硬气地回答了他不能,然后是一路无言。

TBC

评论
热度(4)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