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金硕珍的烦恼 part.4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买到最后一本专业书走出店门后,天色已经有些发暗,嗯,时间差不多了。
于是拿出小粉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后接通,听着那边熟悉的声音,报出所在的位置,金硕珍也没多聊,挂了电话就坐在公共座椅上开始看书。
所以,当金南俊开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
马路边,有个生得白嫩干净,穿着黑色卫衣、水洗牛仔裤和高帮VANS黑色经典款的小哥儿,正在那儿抱着一摞大厚书津津有味地看着,旁边的一切事物好像在这一刻都入不了他的眼,但他又恰好与这夕阳美景融为一体,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此时,心旷神怡的金南俊突然就忘了之前的烦恼,好像那些都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儿,默默地摇下车窗,端起手机对着那人儿就是“咔嚓”一张。
没刻意设置的声音,稳稳地落在金硕珍的耳朵里,抬起头就看到坐在对面的车里那憨厚的人儿正摇摇手跟自己打招呼呢。
“学长,上车吧,我已经订好餐厅了。”
把厚重的专业书一股脑儿地扔到了后座儿,金硕珍有些兴奋地坐上副驾驶。
美食在即,就连金南俊为系安全带而靠近自己这么暧昧的动作,金硕珍都心无旁骛地,一直琢磨着自己等会儿点什么,心情不甚愉悦。
金南俊知道这位哥儿是太平洋宽肩,而且长得属于文质彬彬的富家少爷型,但没想到,下个车也能帅得引人围观,“车门男神”果然不是盖的。
餐厅氛围不错,座位也选在了相对安静的角落,不喜欢品尝美味时被人打扰,这样的安排非常符合金硕珍的心意。
除了思维不同于常人,这位天才倒是在这种小细节上意外的仔细、到位,金硕珍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虽没有烛光的浪漫点缀,但至少是顿不错的晚餐,金南俊看着对面的人儿吃得正享受,自己也好像饱了似的。
金南俊希望的是和金硕珍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当然,是无人打扰的美好夜晚。
可天不遂人愿,两人在出了餐厅的时候,正正好好撞见了一场交通事故。
金南俊一个大老爷们儿看见那血淋淋的场面都有点不忍直视,想起之前金硕珍的不舒服,下意识地就去捂他的眼。
世间一切污秽,我来替你遮挡,我只希望,你的双眼看到的都是美好。
可是,金硕珍却拍开了他的手,奋力地挤入围观人群,为那名倒地的受害者做着最基本的身体检查。
“金南俊,打电话叫救护车!”
这连名带姓的一叫才让金南俊回过神来,他慌乱地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而后,他站在人群中,和每个围观的人一样,手足无措地看着金硕珍争分夺秒地做着抢救措施,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刚刚被拍开的失落感与拯救一个生命相比,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金南俊看着他额上渗出了汗,有一丝心疼,却又有那么一丝骄傲,仅是为他。
金硕珍帮着医务人员把伤者抬上救护车后,自己不放心,又跟着一起上去了。
人群逐渐散去,金南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动了自己的车去追离开的救护车,找了半天,才在手术室门口找到金硕珍。
拐角处,有个医生在跟他谈话,所以金南俊把想要说的又咽了回去,等到医生走了,才走过去。
“幸好…幸好我赶上了,医生跟我说,我的应急处理很必要,太好了…”
金硕珍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色有多么不好,但却依旧笑着跟金南俊语无伦次地说着,结果,话没说完,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算我求你,你能不能心疼一下你自己…别让我…这么担心你…”
愣在原地的金硕珍听到他疲惫但温馨的话语,突然安下心来,然后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知道了…”
“……学长…”
“嗯?”
“……学长当我是小孩子吗?!”
金南俊突然松开怀抱,毫无预兆地炸毛了,金硕珍果然又被逗笑了。
“学长,咱们是不是可以走啦?”
“我要等到手术完成,确认他脱离生命危险了再走,你要是急你就先走吧。”
“不行!我也要等着!”
金硕珍看了眼坐在身边怄气的人儿,心想,这明明就是个小孩子啊,环着胸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是莫名的可爱。
突然的放松加之等待的时间一长,金硕珍就犯困了,忍了半天没忍住,最终还是头一歪枕到了旁边某人的肩膀上。
金南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气不敢出的生怕把人吵醒,上半身僵直无比地立在那儿,尽管如此,身边这人儿好像睡得还是不怎么安稳,迷迷糊糊地说着呓语:
“南俊啊,对不起…”
其实,金硕珍是醒着的,想跟他解释之前是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才……可话到嘴边却只说出了“对不起”。
金南俊也不愧为IQ148的天才,在注意到金硕珍轻颤的眼皮和细微的叹气时,他就已经知道那人儿是醒着的了。
可是,金硕珍还在继续装睡,所以,金南俊只好继续陪他装傻。
这声迟来的道歉,金南俊听着还是很受用的。
有些话你不必说,因为我懂你,所以都明白。

TBC

评论
热度(14)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