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金硕珍的烦恼 part.3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窗户大开,阳光也不怎么刺眼,外面吹起的簌簌的风带着帘子晃动,不冷不热的,很适合午睡。
新晋学生会主席却被一个电话吓得从沙发上弹起来,抓起办公桌上早就放好的审批文件,挠了挠睡乱的一头黄毛,迷迷糊糊迈着长腿就往外走。
金南俊到达烹饪教室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女生们包围了,仗着身高优势,探头看了一眼正专注于自己事情的“罪魁祸首”,接着,不自觉地嘴角就挂起了弧度。
“对不起,借过一下,我有事儿要找他们社长。”
好听的嗓音和礼貌的微笑让周围吵闹不已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然后,金南俊听到有女生在小声嘀咕“好帅啊”。
“Thank U”
于是,虚势十足的主席大人拿着那份早就盖过章的活动申请书走近了今天的目标。
其实,审批的时候金南俊连活动策划都没看,几乎是瞥到了烹饪社的社员名单里有“金硕珍”这三个字的同时就签字盖章通过了。
但他却一直压着这事儿,直到那天烹饪社社长打电话询问活动的审批结果,金南俊才“假公济私”地声称帮他个小忙儿这活动就批了。
没错,这小忙儿就是——告诉他金硕珍什么时间会出现在社团。
这几周里,没有联系方式,关系也仅仅止步于见面打招呼的程度让金南俊一直有点不爽,所以总想着做点什么。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言归正传,金南俊整理好心思,半倚在案台上看着码放模具的金硕珍。
“来找社长的吧,不巧,他今儿不在。”
金硕珍是在刚才听出他的声音的,所以不是很惊讶出现在自己眼前面带微笑的人儿。
“他在不在其实不要紧…”
你在就行了,金南俊在心里默默地补上剩下的半句。
果然,又换来了金硕珍的一记白眼儿。
“那你来干嘛?”
“卫生审查。”
金硕珍已经无视他开始自顾自地搅拌刚刚混合好低筋面粉的面糊了,显然,那人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儿,左瞧瞧右看看,没有一点审查的样子。
“你在做什么?”
“饼干。”
忙着整理形状,金硕珍头也不抬地回答他。
金南俊无聊地扫了一眼烤盘里数量惊人的心形饼干,抿了抿唇想着等会儿烤好了一定要尝尝他的手艺。
烤盘进箱后,调好温度和时间的金硕珍擦着手上的面粉,一转身就发现某人还赖在这儿不走。
“你,审查完了?”
“嗯。”
像模像样地拿起笔在文件上勾了勾,反正金硕珍站自己对面什么都看不到,接下来,我是不是可以跟这位哥独处了?想到这儿,金南俊的内心有些雀跃。
“学长你这周末有空吗?”
“你要干吗?”
正在收拾案台的金硕珍一脸警觉地看着他,自从上次抢牛奶事件后,金硕珍觉得自己不是很理解这位IQ148天才的脑回路。
“就是上次…你不是帮我处理了烫伤吗,想感谢你来着,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哦…我想想啊…周六我要赶个报告没有空儿,周日嘛,上午要陪我妈带狗狗去宠物医院做检查,下午要跑书店去买几本专业书…”
金南俊其实对这次邀约成功没抱太大希望,只能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来日方长,急不得急不得。
“要不,周日晚上怎么样?”
嗯?金南俊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掐了下脸疼得呲牙咧嘴才发觉不是在做梦,于是高兴的想都没想就蹦出这么几句:
“行啊,学长周日晚上什么时候有空儿,给我打电话就行,我订好餐厅,然后去接你!”
话音一落,死一般的寂静,金南俊的表情保持在最后一个字儿的尾音上。
“怪人…”
撑着胳膊手掩住了口鼻,金硕珍忽然笑出声来,摸不清头绪地,只是看着那人儿窘迫的样子,自己就忍不住。
哥是在冲我笑?是这样吧,金南俊的心突然跳得有点快,羞赧地扯过一张白纸,飞快地写下一长串数字,不敢看他,这笑的也太好看了!
“……这…这是…是我的号码,学长记得…记得到时候打给我!”
“好。”
这次是嘴角微扬的浅笑,这个发光体再这样,心脏会坏掉啊?!金南俊直接捂住了脸,可怎么都控制不了充斥胸腔的慌乱悸动。
烤好的饼干还微微烫手,金南俊拿了一块儿塞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起来,怎么说呢,不算是难吃吧,味道有些奇怪啊。
“那是我要给小新的,你倒勤快!”
小新?难道是学长的女朋友?金南俊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那她肯定很黏学长你吧…”
“黏我?”
金硕珍睁着大眼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用温柔又宠溺的语气回答:
“是挺黏我的,特别是我忙着别的事儿好长时间没理它的时候,那个时候啊最黏人,赖在我身上都不肯走呢…”
金南俊听不下去了,开始一个人胡思乱想:原来学长不但有女朋友,他们还感情好到住在一起,自己要是在中间插上一脚是不是不太好,周末我该怎么面对他啊,即使知道了他有女友我还是喜欢他是不是很奇怪啊,到底该怎么办啊……
当天回到家后,金南俊疲惫地躺在床上,顶着这些古怪的想法一夜未眠,IQ148的天才平生第一次遇到了连自己都解不开的难题:
结束,还是继续,天呐,真的好难!

TBC

评论(2)
热度(16)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