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金硕珍的烦恼 part.2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有人说,当你认识了一个人后,就会常常碰见他。
某个上完解剖课的中午,同学扶着面色惨白的金硕珍坐在公共座椅上休息,天知道他忍耐的多艰难,刚才上课时差点把早饭给吐出来。
“你先去吃饭吧,我喝点水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别硬撑着,实在不行就去医务室啊。”
“知道啦,快走吧你,再晚食堂没饭了就…”
轰走了絮絮叨叨的同学,金硕珍觉得耳边一下子清净了,霎时像个软和的糯米团子一样瘫软下来,这个点儿大家都去吃饭了,间歇的蝉鸣简直是阵阵的催眠曲,很快的,他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就在金硕珍闭着眼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低沉嗓音让他瞬间清醒了。
“学长,你在这儿低着头干吗呢?”
嗯?金硕珍扬起脸眯着眼,瞅着面前这反光的黄毛,默默地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拍了拍身边余下的一大块儿空位示意对方坐下。
“……你脸色不怎么好啊,是不是生病了?”
金南俊还想抬手给他擦擦头上因为隐忍而渗出的薄汗,金硕珍突然坐直身子吓得他又把手缩了回去,心跳忽然就有点乱。
“也不是什么大病,就上午上了个解剖课,正常生理反应而已,你想啊,看了些肠子肾脏什么的,难免嘛。”
这次换金南俊有点不好了,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生硬的转换了话题。
“……学长你还没吃午饭吧?”
其实金硕珍早就不难受了,经过这一提醒,低下头隔着白大褂揉了揉肚子,好像真的有那么点儿饿了。
“可是这个点儿,食堂也没饭了啊…”
“要不…出去吃?”
“我知道学校附近有家面馆不错,去吃吧!”
想到吃的就立刻忘却了身体不适的金硕珍拽起金南俊就走,尽管金南俊的目光还停留在被抓起的右手上。
结账时,金南俊抢着付了钱,金硕珍也不太好意思,自己跟他没什么交情,第一次一起吃饭就让人家请客怎么说都有点那个,于是说什么也要请回来。
金南俊见拗不过他,就提议请喝饮料,然后两个人略微尴尬地一起走到了教学楼过道的自动售货机前。
“你喝什么?”
“拿铁。”
金硕珍了然地点点头,修长的手指往机器里投了几个硬币,然后拿出了一罐拿铁咖啡和一盒草莓牛奶。
金南俊伸手接住他投掷的易拉罐后,却没立马拆开,而是鬼使神差地看着金硕珍把吸管插进草莓牛奶里,猛吸了一口,然后发出的那声舒爽的“啊~”就在自己的脑子里自动单曲循环。
“……我发现,我突然不是很想喝拿铁了。”
金硕珍一脸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毛病怪多的,但手还是很自觉地从钱包里开始往外拿硬币。
“喝什么?”
这次态度明显不如上次好了。
“那个。”
金南俊指了指金硕珍手里握着的那盒草莓牛奶,明明自己平时最讨厌这类的饮品,感觉像是哄小孩子用的似的。
“……”
早说不就好了吗,金硕珍翻了个白眼,准备把第一个硬币投进去,就被他拦下了。
“我就想尝个味道,这些刚好。”
金南俊大手一挥,灵巧地抢过了金硕珍手中那盒所剩无几的草莓牛奶,得逞后还露出个好看的笑颜。
“拿这个跟你换。”
无语,真是无语了,金硕珍看了眼强行塞进自己怀里的拿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虽然就盒牛奶没什么好置气的,但这人儿所作所为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啊?!
“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
金硕珍真的不知道该对着这个人说什么了,拿着拿铁有些冷淡地说道。
金南俊歪着头朝他摆摆手,准备目送他离开。
“怪人…”
理了理白大褂,金硕珍背对着他走得潇洒。
那盒草莓牛奶,金南俊是在回去的路上喝的,皱着眉撇了撇嘴,咕哝了一句:
“太甜了…”
也不知道说的是牛奶,还是人。

TBC

评论(1)
热度(21)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