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海

嗑不动了

关于偶练

最早知道这个节目是因为微博朋友圈里有人pick仙子 然后陆续知道了凡子和富贵儿 以及一些人气比较靠前的练习生
节目大概刚播了两期左右 大年初一跟闺蜜出去玩感叹年味越来越淡的时候偶然聊到偶练
两个22岁的人了怀着年轻的心态当晚就看了 我是跟我妈一起看的 我妈超喜欢小鬼的哈哈哈
看完第一期我还没有get到大家的帅点 现在节目结束了有了很多感慨 决赛直播没赶上看了个尾巴哭成了傻狗
感觉所有的练习生都在成长 自己也陪着他们一起的这种感觉真的是第一次体验
随着节目逐渐进行 看着自己pick的人都走了那种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印象最深是大田爷爷的录像 真的毫无征兆的落泪 还有最后大家离开大厂前录的那些真的戳心 可能短时间...

口疮


糖珍

这个系列统称《幸福事小》 请配合倪安东的同名歌曲食用(*/ω\*)

闵玧其你好体贴(?)哦hhhh  唉?!我为什么变污了!

#

夏天,厌食会导致营养不良。

所以。

我长了一个口疮,在左侧的口腔内,是很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很疼,纯粹的慢性折磨。

特别是说话、唱歌这种需要频繁闭合嘴部的动作时,真的,特别疼。

很无语的, 在一起吃饭时因为不注意咬到它两次后,我崩溃地放下了筷子,自己一个人转身回了房间。

唉, 在弟弟们关切的眼神中逃之夭夭的自己 , 像个笨蛋一样。

​坐在床上按压着伤口的部位缓解疼痛,我听到房间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

偏心(?)


糖珍

#

我回来了。

毫不掩饰的疲惫顺着那张薄唇流露出来,揉了揉了嗜睡的眼皮,慢慢地走向自己的床。

……哦,饿吗?

直到他回来,我才感觉这个屋子变得舒服了, 很奇怪吧, 明明夏天一个人开着空调睡什么的是最惬意的,我却好像,没有他就睡不着似的。

还好,只是比较困而已。

细微又低沉的声音透过柔软的布料传来,脑袋埋进了枕头里,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发旋儿在外面。你啊,总是这样,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趴着睡啊。

我站起身,把他翻过来给他盖好薄毯,有点无奈地往厨房走。

哥,别做了,怪麻烦的。

慵懒的语调在我要出房间门的时候从身后飘过来。哟,还知道这是给我添麻烦啊,你要是能稍微顾...

金硕珍的烦恼 part.8


南硕

不确定篇幅 未完

##

“唉西……”
好像除了这俩字,没有什么能准确地表达金硕珍此刻烦躁的心情了,合上了记着密密麻麻专业名词的笔记本,无力地倚上柔软的靠垫,闭上眼浮现出的就是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初吻不初吻的,金硕珍倒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没什么好计较的,令他真正烦恼的是,被金南俊这个同性亲故吻了,还吻了两次。
一次额头,一次嘴唇,要是只吻在额头,那是友情,可吻在嘴上了,正常人都会多想的好伐!
所以,金硕珍开始慎重地思考,IQ148的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虽然我也不是很排斥skin ship啦,但是总觉得怪怪的是个怎么回事啊?!
能被自己的脑洞搅得心神不宁却在触及食物的一刻忘得一干二...

金硕珍 你知道吗 喜欢你超过两分钟了 不能撤回了

你,要带我回家吗?


珍果珍(不确定)

看不懂自己写了些什么 人设大概遵循我之前看的韩漫 记不清名字了 以后大概会陆续开始写all珍

漫画家珍 X 高中生果

##

0

你,要带我回家吗?

1

祖宗啊,您要是能按时交稿,让我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您都成啊!

唉西,啰里啰嗦的,我自有分寸。

烦躁地挂断了编辑社的催稿电话,金硕珍从地板上站起来,瞥了眼桌上堆成山的原画,在急促的电话铃中不急不慢地剃掉了脸上新生出的胡渣,满意地看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才抓了一把零钱蹬上运动鞋出了门。

我要这个。

啊……对不起,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我们不向未成年人兜售烟酒。

田柾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扯了下嘴角有些不悦,...

(T▽T)慎戳!我再也不手贱画防弹了 一只HB懒得削愣是画完了七个人 憋不出文 只能赶个线描稿祝wuli胖蛋三周年快乐!

26个首字母单词系列


全员向 CP乱炖 一年份的糖(?) 排名不分先后

把最近的互动(其实不一定是糖)总结了一下 自己嗑着玩的

##

1.Acknowledge(感激)

说号锡出道前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充满了希望和快乐,但有时候希望快乐过了头,让弟弟们感到负担。

郑号锡:厚比“哥”?说吧你们仨中的谁? (指忙内line)

金南俊:你们484傻?!

朴智旻问金泰亨:所以你觉得很负担?kk

郑号锡:我本来就很活泼开朗的呀。

朴智旻(秒答):没有,不是的。

金泰亨:谁告诉过你(你活泼开朗)的?

闵玧其:我从没见过一个人能这么忧郁。

朴智旻:他现在不那样了。

金南俊:我有...

_(√ ζ ε:)_我来存个歌词 嗯 这首歌真的歌词巨难找 可能会被禁 最近被南硕的《trouble》洗脑了 变得越来越污

Diomedea irrorata


飞咻

本来想着写成BE会好一些 但是心地善良的我强行HE(๑´•ω•)

一个来自自己一年前发的说说的脑洞 飞咻还是需要糖的 祝观文愉快

##

0

朋友,你听说过加岛信天翁这种鸟吗?

1

长长的淡黄顶端带着轻微的粉色的鸟喙,雪白的脖颈,周身被深色的羽毛覆盖,坚韧的毅力,只要展开长翅,可以顺风飞行几个小时都不停歇。

金泰亨觉得,眼前的人像极了这种鸟,一身黑色的登山装,鸭舌帽的帽檐被压得很低,只露出一点胜雪一般的白皙皮肤,纤长的手指正端着专业相机仔细地拍摄。

这家动物园已经开了十几年了,破破烂烂的,品种又少,只有些附近学校组织春游会选在这里。

所以,作为饲养员的金泰亨...

© 六月与海 | Powered by LOFTER